天下第一荒唐的桑拿群交記

這個事情是2000的事情了,說起來實在很荒唐,也很刺激,也是我第一次玩妓女的經歷。

那天有個從外地來的客戶住在石牌東XX大廈,為了表示對我支持和感激之情,他特意叫我去他住的酒店,說是要請我一起桑拿洗浴。我說桑拿很貴的啊,你還是別請我了。他笑著說:「你看你,生意做了那麼多年,沒享受過吧?既然來了,就請一起去洗個澡吧,算是陪我吧。」我想想也是,於是和他一起去了桑拿室。

這裡的桑拿分公共區和專人區,一進門看到很多人都裸著身體在一個冒著熱氣的水池裡泡著,雖然大家都是男人,我覺得挺不好意思的。侍者問我們是要公共區還是專人區,朋友說:「我們兩個要個專人區的。」於是侍者引我們入內,進到裡面有好多單獨的房間,那裡全是專人區。侍者問我們是不是各要一個房間桑拿,我朋友說:「我們兩個大男人一個房間就行了。」由於他原來是在廣州做事情的,本來我們是鐵哥們,他這樣說,我也覺得沒所謂。侍者又問:「需要陪洗的麼?」朋友說:「具體是什麼價格?」侍者於是翻單查看,說:「桑拿每個鐘是180元,陪洗的小姐每位一個鍾是380元。」我驚訝道:「不是吧?要那麼貴的啊?」「這個是這樣的。」侍者說,「因為是全程陪洗。」我還聽不懂他的意思,剛想回絕,朋友說:「好吧,沒問題的。我們桑拿2個鐘,請你加配2個小姐陪洗好嗎?」侍者答應了,並把一本相冊那樣的東西交給我朋友,我朋友在上面點了幾點,於是拍著我的肩膀拉我進了房間。我說:「你這樣不是很浪費錢麼?」朋友說:「沒有浪費啊,做人應該享受嘛。你支持我那麼多,我今年都賺了100多萬了,花幾塊錢算什麼呀?」一會兒美女來了,要知道享受啊。

「我聽他這樣一說,猛然醒悟,頓時臉紅心跳,激動得人渾身發抖。朋友見我這個樣子,問我怎麼了。我說沒有玩過別的女人的,現在忽然想到,心情很緊張。

朋友哈哈大笑,說:「哎,你生意做那麼大,就是不會享受呀!」我說:

「難道你不怕有病嗎?」朋友笑道:「有病的不會出來做,何況我叫的都是20歲左右的小姐。」正說著,四個美女魚貫而入,一字排開,然後同時說:「歡迎光臨關島桑拿洗浴城!希望我們的服務讓你滿意,請多關照!」

我看著這四個女孩子,確實只有20多歲的樣子,容貌也是相當的不錯。乳房都是80B左右,身材苗條豐滿,屁股也是大而圓,個子都基本在160左右,心裡非常滿意。我對朋友說:「你叫的小姐是漂亮,但為什麼要四個呀?」朋友說:「洗澡的時候,按摩搓洗兩個女孩是要的,你沒洗過你不知道的。來吧,開始吧。」朋友對幾個女孩說。其實她們早已經開始放水調溫了。他們脫掉穿著的寬鬆的浴衣(好似運動服裝),露出裡面漂亮性感的三點式泳衣。她們的皮膚細膩而光滑,乳罩頂著豐滿的乳房,看得我直心跳和流口水-因為這是我第一次那麼近距離的看到別的女人的身體,我覺得那一刻我肯定看呆了。

直到朋友說:「你要哪兩個啊?」我才覺醒,說:「隨便吧。」於是我們兩個人躺在大水池裡(其實是個大浴缸),享受四個女孩的服務。其中一個女孩為我沖水,另一個拿條毛巾輕輕擦拭我的身體,當她擦到我的肚臍的時候,她輕柔地問我:「先生是不是把你的內褲脫了?」我大為尷尬,看著我的朋友,而我的朋友早就脫光了,他說:「脫了吧,你那點東西我不是早見過嗎?有什麼好遮掩的呀?」那女孩已經幫我褪下內褲去了,我也配合著她幫我脫了。然後它她們問我要洗什麼液?我說隨便吧,是沐浴液都可以的,跟我朋友一樣就行。於是她們的洗浴進度跟我朋友一樣進行。而我朋友卻喜喜哈哈的在和那些美女聊天,並吃她們的豆腐,摸她們的乳房,屁股和身體。我覺得我不敢伸手,於是任由叫紅的女孩擦拭我的身體。

由於上了沐浴液,我的身體很滑,她的手摸在我的身上,又滑又癢又舒服,而當她對著我幫我洗脖子的時候,她的胸部完全在我的眼皮底下,我看得眼都發直了,情不自禁地用我的手摸住了她的可愛的乳房。哇,好軟好舒服。她並沒有迴避,那叫我更大膽而放肆,於是也學著朋友的樣子脫了她的奶罩。其實我朋友早已經把兩個女孩的衣服剝光了,他們早在嬉戲中互相摸著對方的身體,盡情地玩著,只是我傻傻得不懂得調情。我朋友見我這樣,乾脆過來和我靠在一起,也把另外兩個美女脫個精光。然後說:「你們來看看,我和他的弟弟誰的大啊?」

那幾個女孩吃吃笑著,說:「你的大,你的好大啊!」我朋友這時候忽然抱住一個女孩,摸著她的乳房,把他的弟弟插了進去,當著我的面做了起來。我看得不能自制,而這個時候,紅也坐到我的腿上,摸著我的小弟弟,把它插到她的陰道去了。另外一個女孩,則用她的乳房按摩著我的後背,手摸我的胸部,我朋友也一邊插那女的,一邊還摸著另一個女孩的乳房。

這個時候,我們的房間是熱鬧起來了。我朋友好像是渾身使不完的勁,換了一個又一個,他的兩個女孩給他插遍了,過來還把我的那兩個也插了,我覺得挺佩服他的。而我也受他影響,而使出全身的力氣和那幾個女孩亂交,一時間淫聲蕩漾。朋友的姿勢也是特別多,一下來個老漢推車,一下又玩雙人合一。直玩得那些女孩哦哦哦的呻吟,一個個的叫著哥哥。我不知道我和那幾個女孩玩了多少次,總之,只知道在那裡沒完沒了的抽送,直到我和他射了為止。

我們休息了大概20分鐘,因為已經洗完了,到了旁邊側室按摩。兩個女孩同時在兩邊按摸身體,時而輕柔,時而凝重。當她們的手同時在大腿上滑過的時候,我的小弟弟勃然的漲起,而他們則像是玩遊戲一樣的,故意挑逗我的性慾,在我的大腿的內側溫柔的撫摸,我的朋友這個時候也受不住了,自己下來,把一個女孩按在按摩床上,站著性交了。我也學著她的樣子,也把一個女孩按在床上站個插她。而另一個女孩則摸著我的陰囊,摸著我的屁股,在後面愛撫我,讓我好不激盪!接下來是朋友怎麼做,我也怎麼做。朋友說:我們是性交比賽呀?說得那幾個女孩都笑了。

這件事情過去好多年了,每當想起,刺激而荒唐,雖然以後都沒做這樣的事情了,但這樣的一次經歷,卻把我教壞了,以致於我對色情的迷戀日見深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