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十字會女學生步操後被操

偉平是一名中七學生,成績名列前茅,但反叛愛挑戰權威。老師強迫他加入輔導組,輔人輔己,
希望令他知道社會不是一味反反反,管方是有其難處。

輔導組其中一個工作,就是幫助學業有困難的學生,偉平成績好,所以安排給他輔導的人數也最多,
經常忙得他團團轉。

一位令他相當頭痛的一個學生,紫薇,中五學生,和他一樣燥底,經常問問題挑戰一番,弄得他哭笑不得。

由中四開始至中五相處一段時間,其實紫薇十分聰明,只是不愛溫習熱愛參加課外活動,
喜歡遊玩嬉戲的她是五個學會的幹事。

她成績還算可以,就是紫薇心散不專心的性格,每次在轉導功課時不會和其他同學在一起,
是兩人獨立在學校某一班房進行。

紫薇其中一個參加的課外活動是香港紅十字會青年團,她是隊長,明天總部有活動,
放學後和學校操場加緊操練步操。

不過會考臨近,她也開始為將來前途緊張,請求偉平等她操練完畢後再和她溫習功課,
偉平見學妹變得主動積極肯來問教,不好意思推掉,在操場一邊看她操練一邊等她。

操練完畢已到五時,偉平早於半小時前找校工打過招呼,說可代為關門,平時他和校工很熟絡,
校工信任的將門匙給他們已離去。

兩人如住常一樣來到班房,班房開著冷氣及剛才操練太厲害,功課輔導不久紫薇眼皮重重,
終忍不住扒開書桌上呼呼入睡。

偉平正當六神無主之際,回想剛才操練她挺胸步操,檯腿敬禮,夏天初臨背後還汗濕了一片的紫薇,
看著眼前一身紅十字會青年團制服下逗人的曲線,立刻色心大動,環顧四周,便往窗前取下百葉簾的繩子,
將教室的唯一的門鎖上。

輕輕把紫薇抱起放上先生桌,細看紫薇也算是一個美人兒,長得很斯文秀氣,戴著一副眼鏡。

學校生活未知還可不可以繼續,那上身不合身的制服沒有更換,差點兒便把胸前的鈕扣迫掉;
那條深藍色半截裙也是短了一些,掩映著學生白襪黑鞋雪白皎潔的大腿。

一陣陣混和汗味的少女體香從她身上飄來,偉平立刻在紫薇朱唇吻了一下,一吻之下香氣四溢,
他再忍不住,脫下褲子露出屈脹已久的肉棒,翻開她的裙襬,
並伸手紫薇的裙內拉下她的粉紅色小內褲掛在大腿上,再企和紫薇雙腿中間,隨著雙腿打開半截裙退到腰間,
她的眼睛仍是緊閉著,並沒有絲毫醒來的跡象。

偉平龜頭碰觸她的陰道口,再輕輕調整位置為往前挺進作準備時,紫薇發現自己的雙腿間有異物頂著她下身,
她瞬間花容失色。

「放開我!快點離開我!」她害怕地身體要向後。

偉平不等她再有任何的意見,拉著紫薇的腰並整個人便朝她整個身子壓下去。

火熱鋼棒的進入「嗚嗚嗚嗚~~~~」使得紫薇發出痛苦的哼聲,豆大的汗珠從她的額頭滾落,
「不要……你不要動!」說罷偉平整支肉棒也全部沒入她的陰道內。

眼前一片昏黑,「快停!我好痛……我好痛啊!」一陣撕心裂肺的劇痛使她不禁她慘叫出來。

偉平抽出肉棒,並無血絲,十分失望。

「痛什麼痛!想不到你外表清純卻那麼淫亂,第一次給了誰?講呀!」手指伸入紫薇的陰道挖了一挖。

「痛啊!前兩日……有賊入屋打劫……並將我……」瀏海被汗水沾在額頭上,紫薇哭道。

「幹了你多久?」偉平一邊問,一邊解開紫薇上身灰藍色制服的領帶以及第一粒鈕扣。



「鳴……之後就一下子射在大腿外……」步操後疲倦的紫薇無力拉著上身制服,微弱地掙扎,肩頭開始顫抖。

「我教你啦,他是早洩。」紅十字會制服終於被拉到背後,懸掛在小臂上,
露出胸口一片雪白的肌膚,淺綠色的少女胸圍包不住一對堅挺的乳房。

「嗯,她還不算太汙穢。」書卷氣的臉孔,制服下卻有著嬌美的身材,認為她殘花敗柳的感覺一歸而空,
在雪白的脖子上親吻,內捧再次昂首。

偉平再次把內棒挺進經驗不多的陰道,紫薇痛的飆淚,「喔,不……別這樣,不要………啊!」

雙腿不時想要合起,小腿上白襪制服黑鞋也扭脫了一隻,跌在地上。

偉平幹不到處女,始於憤憤不平,怒氣全發洩到紫薇身上,紅十字會深藍色制服裙下的雙腿被大幅度撐開,
鮮嫩的陰道被肉棒像打樁機一樣快速的深入,紫薇腰身都極其有力的向前弓起。

紫薇文雅的臉孔扭曲,眼冒金星,咬緊了牙根,搖擺戴著貝雷制服帽的頭,胸部劇烈起伏,
「救命!不要……太大啦……好痛啊!」雙手放在他的腰部抵住,以減少他的衝擊力。

反轉紫薇作後入式的抽送「好正,爽啊!好緊的小穴!」

偉平的手伸向她腋下把玩灰藍色制服內柔軟富有彈性的乳房,粉紅的小葡萄在手指的撥弄下突起,
制服上身的鐵章發出輕聲錚響,上下搖擺制服裙下的腿微微顫抖。

紫薇用右手支在桌子上,儘量將身體往上提,整個上半身連胸圍制服都懸了起來,
「不要再推……不要再幹了……我痛死了……好痛!好痛!」左手伸後拍打,因為那樣感覺疼痛能減輕一些。

偉平抱起她在女上男下,拚命向上挺起屁股,白白的胸部在半褪去的制服中上下亂顫,
於是埋首紫薇嬌美的胸脯吸吮粉紅的小葡萄,邊嗅淺綠色的少女胸圍所吸收的乳香,
右手就由白襪制服黑鞋的小腿和大腿內則上下撫摸。

紫薇雙腿很想企起擺脫深藍色制服裙下痛苦的根源,「哎呀……唔!……不要……我會死……嗚……!」

但剛才步操操練太倦令她無力抗拒,只好以半蹲的姿勢以減輕苦楚,
她更害怕強姦下身體除痛之外有別的感覺,陰道也不爭氣開始流出分淫水。

偉平也可以察覺到紫薇的身心變化,再他她平放在桌上,玩起忽淺忽深的抽插。

紫薇的異樣感覺越來越明顯,覺得自己好不知羞恥,一陣陣痛楚消退下,全身麻軟,呼吸開始急喘起來,
咬緊紅唇強忍,那酸癢感覺卻叫她越來越難受。

看見眼前載著眼鏡具書卷氣質的女孩受不了動情起來,「紫薇,你的樣子很淫啊!是不是想我動快一點?」

「……嗯……不……噯……唔……」

紫薇微哀著迷糊聽見所言,使得她的淚水再次的潰堤,籍此發洩內心的悲屈。內心不願如此,
但強忍難耐去挺腰扭動下身。

長髮散落,如軟玉躺在桌上被偉平蹂躪,見紫薇已失陷,更是賣力。制服下她身上敏感處,
乳房,指頭,不斷輕挑操弄。來回磨擦著紫薇敏感的陰壁,不僅給自己帶來舒暢感,
也同時帶給紫薇一陣酥酥麻麻的感覺。

紫薇毫無意識嬌吟雙腿不自控把偉平的腰緊夾起來,
「呀……唔……唔好…呀……嗯……酸……啊……呀……」

下身嫩肉不斷痙攣收縮,身子躬身不斷,動作配合起來,攬著他後背承受男子強行給她刺激,語不成聲。

「如你所願,快完事了……等會兒我就要內射!」偉平她的耳邊輕輕道著。

越來越猛的撞擊著她的子宮,紫薇大力搖頭,「放過我……做做好心吧…啊……不要射在裡面……」

如泣如訴,烏亮黑髮隨著飛舞。

紫薇緊張呼吸急促,使陰肉強烈收縮吸著偉平的肉捧,墮入強姦中情慾深淵的身體再次竭力扭動,
紅十字會深藍色制服下汗珠從雪白的脖子流到乳溝上高挺的小乳頭,紫薇秀美的抽泣聲更加激發了他的慾望。

紫薇難受不止,「不要…嗯嗯…求你饒了我…不可以……嗯…嗚…」

她感覺自己幾乎就要崩潰,更強烈的淫叫出來。

偉平把紫薇雙腿放在他身後,「紫薇……是否要來啦……」

手穿過她制服脅下,抓住她雙肩膊不斷用力急推,紫薇整個身體以相同的頻率隨著抽插而上下拱動。

「唔…呀……唔…好…講…啦唔…呀…唔……」這已是紫薇高潮邊沿所忍受極限下所能說的話。

紫薇癡迷的神情,再加上她嘴裡還不時發出那不受她所控制的呻吟,偉平拉著她肩膀,
大力腰一挺插入她陰道內底的最深處。

紫薇感受到溫熱的精液全入在她子宮,只能發出陣陣的哀嚎,以及滿臉的淚水。

「噯」一聲嬌吟強烈電流流向全身,全身抽搐扭動,高潮暴至下,身子一陣虛脫乏力,
腦一片空白,失去了意識……….

在這次的姦淫後,兩人的轉導課都在家中,偉平強姦穿著制服,斯文純品的紫薇成為課後活動,
直到大家的學校生涯完結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