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變淫蕩了

我大學時在外面租了一間套房,那天放學回到房間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睡著了,
突然我被一陣規律的聲響吵醒,看看手錶已經11半多了,揉揉眼睛,四處看看聲響是從哪邊出來。

這是公寓式的套房,而且男女生都有樓上都有。有時男孩子會到女生這過夜,有時男生也會帶女孩子回來,
不過平時比較少,大多是星期五晚上趁大家放假回家時。

當然不是來純聊天的,像我隔壁這對就打得正火熱。

隔壁房的女孩看來平時文靜文靜的,做愛時還是挺蕩的,我好奇的貼在牆上,聽見她的呻吟聲,
床鋪發出的嘎嘎聲,兩個肉體交合時的撞擊聲,我真恨不得我就是她,
可以讓男友的熱熱的陰莖在身體裡衝刺,光想像就讓我興奮。

我想撫摸我的陰唇,往裙子裡一摸才發現我已經濕透了內褲。

我需要男人,第一次有如此強烈的性需求,我甚至想衝到隔壁房間要他來滿足我的肉慾。

可是想歸想,我不敢,我脫下衣服,走到浴室,從鏡子看到我自己,
我一直很滿意我修長的雙腿、豐滿的胸部。

我撫摸著,打開水龍頭,希望冷水可以澆息我的慾念。

一陣掙扎後,我的手指滑向我的陰唇,我想像、回憶著男友的愛撫……

那是我第一次自慰,那天晚上依舊睡得不是很安穩,因為隔壁室友的男友可能很久沒做愛了,
整個晚上都是他倆的聲音,真是羨慕他們。

第二天一早六點多,電話響起了,電話的另一端說他是男友的朋友,等一下七點要來載我一起去和男友去玩。

我急忙起床,仔仔細細的打扮自己,穿上男友最喜歡的那件小洋裝,在鏡子前把自己裝扮的美美的,
開始等待他朋友來接我。

終於他朋友來了,可是男友卻有事不能去要我自己好好玩。

經過一天的遊玩,回程的路上我可能是太累了,竟然睡著了,夢中男友的愛撫,
燙燙的陰莖進入我的身體……我突然驚醒,我依舊在他朋友的車上。

我為剛才的夢感到害燥,同時我感覺褲底似乎濕了,我的臉更紅了。我看看他,
從早上我一直沒正眼看過他,現在我仔細的打量的他,他也是屬於運動型男孩,高高的,不算帥,
可是也不令人討厭。

他看了看我,直誇我漂亮,臉紅紅的樣子更是可愛。他是不知道我在想什麼,
否則如果他對我有非分之想,恐怕我也很難抵抗,就這樣我們也開始聊起來了。

沿路塞車,送我回到家也快11點了,匆匆洗完澡,我便深深入睡……

如此過了兩三天的安穩日子,在一天放學後傍晚,我接到他的電話,問我還記的他嗎?說要請我去吃個飯。

我考慮了一下,答應他了,反正晚上也沒事,出去走走總比待在宿舍聽人家叫床好吧!

我穿了件緊身的牛仔褲、寬襯衫就和他出去了,他看到了我還是直稱讚我有勻稱的雙腿,
一頭漂亮的長髮,沿途上也滿談的來的,我們就一ㄊㄨㄚ一ㄊㄨㄚ的玩。

最後我們到pub喝酒,我本來就不會喝酒,可是在那種氣氛之下,還是多喝了一點,
話題也越來越大膽,他也是有意無意之間摟我、抱我。

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最後我醉倒在他懷裡,不記得我是怎麼離開pub的,只依稀記得他抱著我上車,
回到他住的地方,他把我抱上床去,吻我的臉頰。

我漸漸清醒了一點,我強打起精神起身,想離開,他硬是把我按倒在床上,猛吻我,



我心想這次大概逃不掉被他蹂躪的命運了,而且我也真的沒力氣了,只好任他發洩了。

他脫光衣服後,便過來脫下我的上衣,費了一番手腳才把我的牛仔褲脫下,粗魯的扯下我的內褲,
愛撫我的小穴……不,根本不算愛撫,他簡直是用手指在我的小穴挖,挖的我痛得叫出來。

我求他不要這樣搞我,他開始在我的下體吐口水,吸吮、搓揉我的雙乳,接著把他那半大不小的東西插進來。

他姿勢也有點奇怪,插沒幾下他就把陰莖拔出來,射精了,他是我見過最快的……接著他就睡倒在我身旁。

我在半睡半醒間,慢慢恢復知覺,接著穿上衣服,攔了計程車飛也似的回到家。

這是我一次聯誼後發生的事,嗯!不知道該算一夜情還是算被強暴……

在一次和t大聯誼那天我認識了一個男生,不算特別,只覺得他很風趣,
很會說話,看起來就覺得不可靠。聯誼結束後,他說要送我回家,我說不必。他可沒那麼快死心,
就這樣耗了半個小時,我終於答應和他去喝咖啡了。

真笨!我老上這種當。我們在咖啡店聊了有一會,他說要回去拿個東西給我看,
問我要不要一起去他住的地方?我就這樣迷迷糊糊地到了他住的地方。

一進去,他鎖上門,我心裡想︰「糟了!我一個女孩家怎麼會這麼大意!」

我回頭想走,但是已經太晚了,他粗暴的把我推倒在床上,接著綁住我的手腕,綁在床柱,
抱著我胡摸亂撫的,我感覺到他的陰莖已經勃起了,頂著我的三角地帶。

沒多久他就一絲不掛地在我面前,開始脫我的衣服,開始滴咕著︰「好棒的身材!」

他深呼吸了一口氣︰「好!好……我一定要幹你幹到爽為止!」

接著我感覺他脫下我的內褲,突然他握著雞巴在對準我的小穴……他已經伏在我身上,
近得可以聞到他的汗水、感覺到他的呼吸。他把我的腿張開,把他的雞巴引到我的小穴口,我只覺得好濕。

他輕輕的把他的雞巴放進我的小穴,接著用手推著我的屁股,「大概要開始了。」我想。

他弓起身子,不客氣的一下將整根雞巴插進我的小穴,一根暖暖的東西進到我的身體,
「喔……」我輕叫一聲,很快的就將聲音忍下來。

「還好吧!」

我被著眼睛,只能靠想像的,「嗯,快點射精吧!」我說。

他說︰「我可不想那麼早射,所以我打算慢慢幹你的穴。」首先他開始用臀部畫圓,
讓雞巴可以探遍我的每一寸小穴,逗得我開始呼吸急促時,他才開始前後抽送,忽快忽慢。

我本來一直強忍著不想叫出來的,我越不叫他就越是用力,還說要把我幹到爽,
讓我站不起來。接著我感覺到我快不行了,快高潮了,一陣快感襲來,我高潮了。

他發現了︰「你的小穴在收縮,夾得我的雞巴好舒服,聽過、也看過書上說女人在高潮時陰道會收縮。
玩了十來個女人,今天總算體驗到了。」

他放慢速度,等我高潮過後,正氣喘籲籲時,再慢慢地快速抽送,
再度成功地把我送上第二個高潮。發現這個方法可以讓我高潮,他就不斷地這樣做,
數不清到底讓我高潮幾次。

直到我的喘息聲越來越大,漸漸開始叫床了,
「快,繼續……」我催促著,他又開始重複復著抽送、讓我高潮,抽送、讓我高潮……
直到我的叫春聲越來越小,他也快受不了了,一陣快感,他才將精液一滴不漏的射進我的小穴,
接著癱在我身上。

真的好爽……醒來時已經快10點了,可見我有多累了。

看著被單上的一大片精液暈出來的痕跡,他起來說︰
「想著想著,雞巴又硬起來了……一定要幹翻你的小穴!」

我躺著,他爬到我身上吸吮著我有著漂亮粉紅色的乳頭,用指頭來回摩擦著我的陰蒂、愛撫我的小穴,
一股濕濕熱熱的液體在他的手指潤著,我已經濕了。

「這麼快?」他把雞巴放在我嘴裡要我含著、吸吮著,我熱熱的舌在他的龜頭探著,
他問︰「是不是像這樣含過別的男人的雞巴?」

他看著我,我更用力吸著他的雞巴,他從我嘴裡拔出雞巴,往小穴插。雖然才幹過一次,
他已知道我的性感帶,所以他慢慢地快速抽送,就像先前一樣,很快的就又把我送上高潮。

他就這樣不斷地讓我高潮,也在我高潮時不知把多少精液射在我身體裡。

不知道幾次了,他終於受不了了,加速衝刺後就盡情地在我柔嫩的小穴灌白漿,然後拔出雞巴,
氣喘籲籲的躺在我身旁。

我似乎高潮才剛完,身體還微微顫抖著,「很爽吧?」他問,我閉著眼睛喘息,輕咬著嘴唇點點頭。

休息了一下,他又開始把他的雞巴放在我嘴裡含著吸吮,「嗯!好棒!」他吐出滿意的舒爽哼聲。

我輕輕吸吮著還殘留在陰莖上的淫水和精液,經我小巧舌頭的逗弄,他的雞巴又硬起來了,
他想再幹我,我不肯,叫他放開我,我硬是要用嘴把他的精液吸出來。

我美麗的唇,就在他的陰莖來回滑動,舌頭在他的龜頭舔著、含著,直到他受不了,一陣快感,他射精了。

「嗯……嗯……」我用勁地吸他正在射精的雞巴,他一定覺得這陣快感特別長,
我常用這一招對付我男友,吸光精液就不會作怪了。他想阻止我,可是實在太爽了,只好直到他射精射完。

真的射完,癱在床上,我想他的精液一定被我吸光了,接著沈沈睡去。

12點多,他又醒來,其實也不是他願意,是我在含他的雞巴弄醒他的,我也有點想要。

二話不說,他掰開我的粉腿,就開始幹我的小穴,直到他想射精。

他拔出雞巴,打算在我粉白的結實的小腹射精,結果居然只有兩三滴,他真是太慘了……

那一天晚上,我坐在南下的復興號上,準備到高雄找網友玩,當時我正一個人坐在位子上,
一邊聽著隨身聽,一邊觀賞窗外的夜景。

我身材發育的很好(有34c)。我身上穿著一件有點薄的白襯衫,和鵝黃色的迷你裙,
當列車在新竹停站時,一個體型壯碩,年紀約三十歲、身高約180公分的大漢上車,
坐在我的旁邊,我絲毫不以為意的繼續看著窗外。

到了半夜列車上的乘客差不多都已經睡了,而我也有了睡意,於是我就趴在窗框上睡著了……

就在我似睡非睡、不知過了多久的時候,我的大腿突然有被撫摸的感覺,當時我昏昏欲睡,
不太想理它,可是它居然變本加厲,往我的內褲進攻。

我這時才掙開眼睛,看到有一隻粗糙的大手在撫摸我的大腿內側,而它的主人正是坐在我旁邊的那個男人。

我正準備大喊時,才看到他的另一隻手拿著一隻大把的美工刀指著我,
並低聲的對我說:「你敢叫的話就割花你的臉!」

我當時昏昏沈沈的,竟被他嚇的說不出話。

這時他說:「跟我走!」

說完就拉著我的手,我就不由自主的跟著他走,我坐的是最後一節車廂,他把我拉進了最後面的廁所。

當然知道他要對我作什麼,就當我掙扎著不想進去時,他用美工刀指著我的鼻子,
我想起他威脅我的話,只好乖乖的走進去。

一進去,他立刻把我的襯衫脫掉,我的粉紅色胸罩和34c的乳房當場暴露在他的面前,
我忍不住「啊!」的大叫,只是當時列車正飛快的行駛,根本沒有人會注意到。

接著他把我的迷你裙脫下,我身上只剩下一套粉紅色的內衣褲和腳下的鞋子,
然後就用他那雙粗糙的大手開始隔著胸罩搓揉我的乳房,我被他嚇得全身發軟,
居然完全無法出力反抗他的動作。

他很有技巧的忽輕忽重的搓揉著我那對發育良好的乳房,只是我當時十分緊張,
被嚇得全身發軟,完全沒有任何反應。

他玩弄了一會兒,就用力扯下我的胸罩,繼續用手揉捏我的乳房,並且開始用手指扭轉我粉紅色的乳暈,
而我的身體忍不住開始發抖,並「嗯……嗚……」的呻吟了起來。

他的動作持續了約一分鐘,我就覺得臉紅髮燙,全身也開始發熱,我本來就是很容易興奮的人,
沒想到在這種情況下,我的身體還是做出了反應。

我乖乖的任他擺佈,他一發現了我身體的變化,就「嘿嘿……」的淫笑了起來。

他開始動手脫掉我的貼身內褲,而我的身體竟不聽使喚,乖乖的讓他脫掉內褲,
接著他把我的內褲拿起來塞進我的嘴裡,並把手伸到我的私處,開始來回撫弄我的陰戶。

而我也不住的扭動身體,開始享受了起來。

過了一會兒。他把我扶著坐到洗手台上,低下頭來用舌頭上下來回的舔我的陰核和陰道口,
我從來沒有受到過這種刺激,我的大腿忍不住夾住他的頭,但他馬上用手分開我的雙腿,
繼續舔我的大腿內側,濕濕滑滑的感覺,讓我的陰道不停的流出淫水。

他又舔了一下子,就突然站起來,快速的脫掉自己的衣褲,我這才發現他真的好壯,
當他脫掉內褲時,他的大肉棒彈了出來,我看了一下,天哪!足足有十八公分!而且好粗。

接著他抓住我,並用他的大肉棒磨擦我的陰戶,我感覺到他的肉棒好熱好硬。

我以為他已經要插進去了,不禁害怕得一直搖頭(我的嘴被內褲塞住)只是他說:
「嘿嘿!小妹妹別怕,你還不夠濕,我的太大了,現在插進去你一定會受傷,我只是要爽的,
可不是什麼有虐待狂的變態。」聽到他這麼說,我就鬆了一口氣。

其實在我心裡,還是有一點想反抗他然後逃脫的念頭,只是他實在太壯了,我找不到機會。

他用大肉棒磨擦我的陰戶一會兒,就把我放下來,繼續用舌頭攻擊我的陰核。

這時火車漸漸的停了下來,就在我昏昏沈沈的享受這接踵而來的快感時,
我忽然注意到他把美工刀放在旁邊的檯子上,而他正在專心玩弄我的小穴,
我最後僅存的一點理智告訴我要把那把美工刀拿起來,我怕被他發現,就緩慢的伸出我的手,握住了美工刀。

就在我拿到它的同時,他突然從我的膝蓋彎將我抱了起來,
並在我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時將他的大肉棒狠狠的插進了我的陰道裡,
我忍不住含著內褲「嗚……」的叫了起來。

接著,我突然感到一陣酥麻的感覺從我的下體傳遍我的全身,我的手也一陣酸軟,
再也握不住美工刀,它就從我的手上掉下來了,這時他發現了,
就說:「嘿!想不到我一個沒注意,你竟然想偷襲我,嘿嘿!看我等一下好好照顧你!」

我的陰道被他的肉棒塞滿了,緊緊的好舒服,只覺得全身酸麻,想反抗的念頭徹底消失,
當他說要好好「照顧」我時,我心裡竟然恨不得他把我操翻了。

同時,火車開始駛動了。他也跟著開始緩緩抽動,他慢慢的把肉棒抽出來,到只剩下龜頭時再狠狠的插到底。

他每插一下,我就「嗚……」的呻吟一聲,好像互相配合一樣,然後隨著火車越開越快,
他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到後來他簡直插的比火車還快,我的呻吟聲也變成了:「嗚嗚……」

他一邊幹我,一邊在我耳邊說:「幹!夾得我好爽!」

他越說我越興奮,我只覺得無與倫比的快感從我的陰道傳遍我的全身,
完全不是自慰和剛剛用舌頭舔所能比的。

這時我心跳加速,嘴巴被內褲塞住的我幾乎喘不過氣來,他取出我口中的內褲,
並說:「現在火車開得那麼快,你叫得再大聲也不會有人理你了。」

我「啊……」的一聲大叫,並不停的喘氣,
接著開始狂亂的呻吟著一些我從a書上看來的淫聲浪語:
「ㄚ……好棒……爽……爽死了大哥哥……求……求你……幹我……喔……不要……喔……停……」

我興奮的簡直要哭出來了!

他忽然停止不動,但火車搖得很厲害,我仍然感覺到他的大肉棒在我體內進出,
他專心的啃著我胸前的兩個大饅頭,不停的吸、舔、含、咬,我感到三點同時傳來強烈的快感,
我終於受不了而達到第一次的高潮。

他馬上又開始抽插我的小穴了。我仍然不停的呻吟著:「喔……大哥哥……幹我……不要停……」

他突然對我說:「我快要射了,讓你懷孕好不好?」

我慌亂的搖頭:「ㄚ……不……不要ㄚ……ㄛ……求你……」

「哦……不行……你實在太好幹了……我好想射在你的裡面ㄛ!」

我開始緊張起來:「嗚……不要……求求你……ㄚ……不要……」

「好!那你用你的小嘴親我……我覺得舒服就不讓你懷孕……」

我趕緊把我的小嘴湊到他的嘴上,他馬上就把舌頭伸了進來,並不停的翻攪,搞的我好舒服。

就在他上下夾攻之下,我又丟了一次……

然後我才知道,他根本還沒要射,只是故意讓我緊張而已……

然後他把我放下來,對我說:「小淫娃,你一定看過a片對不對?」

我點點頭。

他把他的大肉棒伸到我面前:「那你一定知道什麼是口交吧?」

我沒回答,直接將他的大龜頭含住,並不停的舔、吸,但似乎不能滿足他,他扶住我的頭,
將大老二全塞進我的小嘴,才塞進了三分之二。

他把我的嘴當成了小穴一樣的搞,頂得我喉嚨好痛。

過了一會兒,他開始「哦……哦……」的呻吟著,接著往我喉嚨用力一頂,開始在我嘴裡射精,
我忍不住咳了起來,並吐出他的陰莖,但還是吃到了一點他的精液,鹹鹹的……

他將剩下的精液射在我的臉上,並說:「來!躺下!」

我乖乖的曲著身體躺著。

他坐在我的身上,並用我的乳房夾住他的肉棒,開始前後移動,他說:「這叫乳交,知道ㄇ?」

我嗯的一聲,任由他在我身上搓弄,他搓了快20分鐘,我的乳房被他抓得通紅,接著他的動作越來越快。

看著他雄壯的身體壓在我身上,我突然有一種被征服的快感,隨著他帶給我雙乳的快感,
我不停啊啊大叫,就在他射出來的同時,我也達到了第三次的高潮。

他把精液射在我身上,熱熱的好舒服……

接著他將我翻過來背向他,要我趴在洗手台上,我已經大概知道他要幹什麼了,
但我還是任他擺佈,他將他的陰莖緩慢的插進我的菊花,我不停的哀叫,直到他將全部塞進我的直腸時,
我已經痛的說不出話了。

他開始緩慢的抽插我的菊花,我痛的只能悶哼,接著他用一隻手撫摸我的小穴,一隻手搓揉我的乳房,
並不停的吸舔我的耳背,就這樣持續了半小時,我專心的享受三點的快感,
來忘卻肛門的痛苦,「嗯……ㄛ……ㄚ……」就這樣,我又到達了一次幾近痛苦的高潮。

他一會兒也在我體內射出來了。

他站起來對我說:「怎樣?爽ㄇ?」

洩了四次的我已經完全沒力了,只能趴在地上說:
「嗯……謝謝……」(我太爽了,竟然忍不住跟他說謝謝)或許是我的聲音很虛弱,
聽起來很淫蕩,他忍不住又再把我抱起來,猛烈的抽插我已經紅腫的小穴。

「幹!還有力氣說話ㄛ……我看一定要幹死你你才爽!」

他動作越來越快,一邊叫著:「啊……唔……唔……」

我看著他激動的表情,不爭氣的身體又興奮起來了

「啊……啊……啊……」就在我到達第六次高潮時,就昏倒在他身上了。

我躺在床上,兩腿左右的大大的打開著,「啊……啊……啊……」

網友小剛的兩手包住我的乳房,大力的揉著,我感覺身體像被火燒了一樣,燃燒了起來。

小剛就在我的胸前用口含住我的乳頭。吸著、舔著,用牙齒輕輕的咬著。

我全身像觸電一般,震動著身體。小剛緩緩的攻擊著,在我的身體上進行著他的淫行,
他的手移到我的大腿的根部,他的指尖劃著彈性的大腿,我弓起腳,他看見了粉紅色龜裂的部份,
流出了很多的蜜汁。

「現在,讓你看看我的寶貝。」小剛用帶著獸性的口氣說著:
「看見了嗎?我的肉棒不賴吧!筱玲,你的小穴兒也是人間極品呀!配上我的肉棒,那是最好不過了。」

那是一支巨大的性器官,前端亮亮的,沾著分泌物,我斜眼看著。

他用手在我的股間摸著。我的身體產生一種酥癢的感覺。

小剛將中指插了進去,「我會讓你更舒服的。」

小剛笑說著,使我的臉紅了。我從鼻子哼出了呻吟聲,抖動著大腿。

小剛的口唇靠近,熱熱的氣息吹在薄紅色龜裂的花唇上,肉壁震動了一下,洞口一張一合的,
從深處流出了透明的花蜜。

「感覺怎樣呀?」

「嗚……我……」我張開濕潤的眼睛,呻吟的不成句。

小剛輕輕的舔著、吸著、我的身體,舌尖伸入小穴中搗弄著,熱熱的氣息送進了花朵中,
說:「不錯吧!感覺很舒服吧!」他一手激烈的揉著她的乳房,一邊吸著我的舌頭。

我積極的和他舌交織著、深深的接吻著,他愛撫著我的身體,摸著我的全身性感帶,
產生了無法言喻的快感。

他在我的下半身攻擊著,先在肚臍眼用舌頭舔著,然後移到大腿的內側舔著,慢慢的移至腳跟,
然後是腳趾頭,一支支的輪流的吸吮著。

「啊……啊……」他的舌頭轉向包著纖毛的肉的舔著。熱熱的花蜜又泉湧而出了。

「啊……快一點插進來,好嗎?」

「都濕了嗎?急成這樣?」

他舔著濕轆轆的肉層中心,由於他舌頭攻擊,使我的肉體焦躁不安,蠕動著身體。

「啊!好可愛啊,筱玲!」

我的頭左右搖擺著,下體熱呼呼的,又很空虛,我完全的沈浸在快感之中。

「我要上了。」小剛說。

他將我的大腿放在他的肩上,將肉棒對準小穴,輕輕的插了進去。

他開始惡狠的攻擊著,我的眉根深鎖,使他滿足極了,那肉棒被肉腔緊緊的包著。

硬直的肉棒插入柔軟龜裂的肉唇中,我整個人爽呆了。狂亂的快感,像怒濤一樣,襲擊著我的身體。

我的陰部,結合著小剛的肉棒,陰狹的通道,被巨大的肉莖撐大了,花蜜流出的更多了。

光澤的黑髮散落在肩上,垂落在乳房上,我全身散發著妖艷的姿態,使小剛更加的興奮。

「啊啊!我太舒服了,快……快啊……」

我激烈的前後擺動著腰,達到了第一次的絕頂高潮。

在一旁觀看的小剛的朋友阿傑,看的吞了一大口口水,眺望著我的媚態。

小剛抱著我的雙臀,用力的突進更深的深處。

「啊!好棒!」那巨大的肉棒,強烈的刺戳著,我激情的叫著。

於是小剛又再一次激烈的抽送著,更使我得到更刺激的快感。

小剛熱熱的液體,自他的體內噴射進我的子宮深處,我在這一瞬間,被那滾熱的精液,
燙得全身顫抖著,使我覺得得到了絕頂的高峰。

這時,阿傑接手了,我還沒有喘口氣,他就開始施行他的行動了。

阿傑將我的大腿用力的拉開,強迫我形成前彎的姿勢,他的身體緊緊的貼在我的背後。

「唔……」我發出無法區別是痛苦聲,還是呻吟聲的聲音。

他的右手撫摸我圓潤的屁股,慢慢滑落到股溝。

「啊……」我發出呻吟聲。流出很多花蜜的秘洞,很快的就讓阿傑的手指潛入。

這時我全身產生有如觸電的快感。

他的手開始在陰道中挖弄著。我扭動著屁股,從陰洞溢出的花蜜沾滿在他的手上。

他將我的屁股擡高,使我的秘洞更明顯,火熱的肉棒推開完全濕潤的花門,達到侵略的目的後,
一股濃液奔向子宮。

我聽他急促的聲音,將完全萎縮的肉棒拔了出來。

阿傑的手,在我的身體上滑動,摸著乳房擦弄,另外一手在屁股上輕輕拍打著,
一會兒之後,他的肉棒已經完全恢復硬度。

然後龜頭從肛門摩擦,他的手伸在秘洞處,用手指挖著陰肉,蜜液滴了出來,
龜頭也沾著蜜汁。濕淋淋的龜頭突然對準肛門,用力壓過來,我發現阿傑的企圖嚇壞了。

我陷入恐慌,恐懼感縮緊肛門的肌肉,阻擋他的肉棒。

「唔……不要啊……哎呀……」

終於我不敵的被突破,黏膜裂開來,有溫濕的東西從大腿流了下來。

「唔……啊……」阿傑發出呻吟聲。龜頭繼續往前挺進,突破防守,成功的攻入直腸裡。陰莖在裡面抽插著。

「啊……」濕濕的東西不停的從大腿流下去,像一地鑽子鑽進來的疼痛,使得我痛哭。

「唔……唔……」

從侵入到射精,究竟經過多少時間,我無法推測。透過肛門黏膜,感覺出塞進來的東西發生痙攣。
男人的下腹部又猛烈的在我的屁股上衝撞了幾次,他就這樣射精了。

「啊……」

我的手向前面伸展著,兩腿張得大大的,形成趴著的姿勢,房間內恢復了清靜……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