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婚禮上了伴娘

上周同學結婚,新郎新娘都是跟我一起從小玩到大,由於我家住火車站附近,家境不錯有輛小車,
他們便邀我幫忙參與他們婚禮的籌備,比如購買物品接站什麼的,發小有命自然義不容辭,便應了下來。

婚禮前一天,新郎新娘互相不能見面。由於新郎那邊人丁興旺,叔伯兄弟甚多,
所以新郎就把我派到了新娘這邊幫忙,反正他那邊有什麼事情直接打個電話過來都可以。

收拾停當正準備出門,接到新娘電話,說正好順路讓我去火車站接人,是她讀大學時候的好姐妹,
叫做安琪,是這次婚禮新娘邀請的兩位伴娘之一,大學時候倆人特別要好,但畢業後就天各一方,
這次是特地趕過來給她當伴娘的。

另一位伴娘是新娘的妹妹,我們從小也是一起玩,互相都認識。

拿到安琪的聯繫方式,駕車來到火車站,撥通安琪的電話,得知火車即將到站。安琪的聲音很甜,
一口普通話讓人聽得很舒服,心想這妹紙應該是個美女吧。

一番溝通後,火車終於到站,見到安琪果然是美女一枚,雖然有點babyfat,
但是烏黑的長髮散落在背後,粉色的背心外面套了件米色開衫,白色長裙勾勒出她美好的身段,
很有股清新的感覺,讓人眼前一亮。我接過她的行李放到車上,便驅車前往新娘家了。

她做在副駕駛座上,期間一個勁兒地表示感謝,說特意趕過來接她給我添麻煩了什麼的。

一番客套以後,由於到新娘家還有一段路程,我們便互相瞭解了一下各自的情況。她是大連人,
大學畢業以後就回家找了份外貿的工作,目前沒有男朋友。

而我則是畢業後隨著父輩做點生意,畢竟是在省會城市,機會多,
且父輩的人脈都在,所以局面也很好打開,幾年下來也小有積蓄。

談到這裡她一陣讚歎,聽得我心裡也有點小得意。

很快到了新娘家,又是一番寒暄,新娘帶著安琪去房間裡試伴娘服、說悄悄話,
商量第二天怎麼整蠱新郎,我則幫著她家裡人清點一下還有什麼東西需要準備的,好待會兒再去買回來。

不大一會兒,門開了,新娘喊我,說還得讓我再跑一趟婚紗店,
因為安琪的伴娘服得等她試過才好修改,所以她們之前也沒有仔細檢查,現在才發現拉鏈有點問題,
得去婚紗店弄一下,讓我陪著安琪一起去。正好一番清點下來還有些東西要到婚慶一條街去購買,
婚紗店就在那裡,我就載著安琪一起過去了。

期間我們自然就聊到了婚禮的事情,我半開玩笑似的說新娘真不該找她當伴娘的,
她很詫異地看著我,眼睛裡分明寫滿了為什麼,我笑了笑,說你這麼漂亮,比新娘子還好看,
到明天婚禮的時候豈不是喧賓奪主了。聽到這話她忽然笑了起來,說了句討厭,有
點害羞地轉過臉看著窗外。說實在話,新娘子確實沒有她好看。看著她不說話,怕冷場了有點尷尬,
我又找了個話題,問起她們是打算明天整蠱新郎的,因為我也是迎親的一員,所以小小地打探一下。

她笑了笑,說就不告訴你,免得你洩密。一番玩笑打鬧,彼此親近了許多。

到了婚紗店,我們把伴娘服交給老闆,說了問題和修改意見,老闆說讓我們等半個小時改好後再試試,
我們便去附近逛了逛,買了新郎新娘的胸飾、撒花、綵帶噴霧之類的,在試噴霧的時候還互相噴的鬧了一下,
弄得臉上頭上都有。末了我先清理乾淨了自己頭上臉上的綵帶,男人嘛,頭髮又短,
隨便拍打抹幾下就完事了,她頭上的倒是比較麻煩,對著鏡子弄了半天還沒弄掉,
我說我幫你吧,就動手幫她把頭上的綵帶摘乾淨了,順手也把她臉上的一些碎屑給抹掉了。

期間她很安靜,沒有牴觸,只是臉上紅撲撲的。

買完東西,我們回答婚紗店,老闆也把伴娘服給改好了,她進去試衣服,我就在外面等。

過了一會兒聽見她叫我,我便走了過去,她說拉鏈卡住了,讓我進去幫她拉一下。

我一看,確實卡住了,便幫她往回拉了一下。



由於伴娘服是半露肩式的,就是一邊露肩一邊不露的,所以不能穿有肩帶的內衣,
她在試衣服的時候就把內衣給脫了,我往下一拉,衣服就鬆開了,我又比她高,從背後順著看過去,
就看到了兩個雪白的乳房,這麼香艷的場景,讓我瞬間就舉槍致敬。

由於臨近夏天,衣服穿得比較寬鬆,為了方便拉拉鏈,我又貼在她背後站著,下體一下子就頂到了她的雪臀。

她感覺到有東西頂著,扭動了一下身子,好像意識到了什麼,臉一下變得通紅,
並立馬用手按住了衣服的胸口。

我訕笑了一下,往後挪了一下,正好這麼一會拉拉鏈也沒再卡了,就幫她拉上去了。

試衣間裡面有鏡子,拉好拉鏈以後,我便站在一旁看著她,她也沒有管我,
前前後後轉著看鏡子裡自己的形象,我的目光隨著她的轉動,注意到了角落裡的一堆衣服,
最上面的赫然就是一件黑色的bra,貌似還是前扣式的,這妹紙還蠻潮的嘛,
剛塌下去的小帳篷瞬時又立了起來。

最近有段時間沒有消火了,比較容易激動。她看了一會兒以後,似乎覺得還比較滿意,
就停了下來,看著鏡中的我眼神似乎沒有停留在她的身上,有點疑惑地轉了過來,順著我的目光看了過去,
發現了角落裡的衣服,臉色一下子又紅了,趕緊挪了一下擋住了我的視線,
轉過來正好看到了我鼓起的帳篷,正準備張嘴說話的她忽然楞了一下。

我正想轉移注意力,便問她衣服試好了沒,合不合身。

她反應了過來,說試好了,就這樣可以了,便說讓我出去,她好換衣服。

我心裡一動,忽然說我幫你把拉鏈拉下來吧,免得再卡住了。她似乎想起來剛才那一幕,
害羞了一下,最後還是點了點頭,轉了過去,只是把手放在了胸口,我替她拉下了拉鏈,也沒再多看,
跟她打個招呼就出去了。不一會兒她換好衣服出來,把伴娘服裝好,我們便回到了車裡,
路上她有點沈默,氣氛有點尷尬。我對她說,不好意思,剛才的事…是我不小心,你別介意。

她嗔怪地瞪了我一眼,道,你還說…以後不許提了。

我連忙告饒,說謹遵老佛爺懿旨,再也不提了。她被我這一句逗笑了,白了我一眼,說誰是老佛爺了,
我有那麼老麽。我說沒有沒有,老佛爺可沒有你這麼年輕貌美。

經過這麼一打岔,我們又恢復了之前的說笑,並且還有一絲絲曖昧縈繞在彼此之間。

回家新娘家裡,已經是到吃晚飯的點了,吃晚飯,照例是終極單身夜趴,
男女雙方各組織一幫好友去KTV唱歌一酒。

安琪由於只認識新娘和我,便坐了我的車過去,在KTV裡也是坐在我旁邊。期間,
新娘挨個跟我們一了杯酒,一起跟我們玩了真心話大冒險,期間我們主攻新娘真心話,
由於大家都一了酒,所以大家放的有點開,問新娘的真心話都是第一次是什麼時候啊,
幾次堅持了多久喜歡什麼體位之類的,大冒險都要求與異性一起。

安琪點背也一了幾杯酒,被抽到幾次,估計是看問新娘的真心話有點勁爆,
一起玩的人除了新娘跟我又都不認識,就選了大冒險,那異性自然就是跟我一起了,
什麼隔著保鮮膜舌吻啊之類的,把她弄得很尷尬,倒是讓我小爽了一把,每次大冒險下來,
她都要暗地裡掐我一把。

一番玩鬧下來,時間也不早了,新娘由於第二天一早還要化妝,便準備先行離開,
安琪作為伴娘,自然也是一起,新娘把我也拉上,說讓我送她回家,並且因為新娘家裡住了親戚,
所以給安琪在酒店安排了房間,讓我送她過去,第二天早上再接她過來陪新娘去化妝。

好嘛,我這就是操勞的命啊。

在KTV的時候我借口是新娘的專職司機,只跟新娘一了杯酒,玩遊戲也都是跟安琪大冒險,
就沒怎麼一酒,倒是安琪作為伴娘,除了大冒險之外,還被灌了不少,臉上紅撲撲的,
走起路來都有點踉踉蹌蹌。我把新娘送回家,拿上安琪的物品,從新娘手裡拿上房卡,就開車送安琪去酒店了。

下車的時候我看她走路不穩,便先攙著她到了房間把她放在床上,又下樓去車裡拿行李。

回來到房間一看,發現床上沒人,倒是她身上的衣服散落在床上,衛生間裡有流水的聲音,
估計她是在洗澡,就放好行李箱坐著等了一會兒,發現裡面除了流水聲沒有響動,我就喊了她一聲,
沒有回應。就走過去推了推衛生間的門,沒有上鎖,看見她坐在地上,趕緊進去把她抱了起來,
問她說是一酒了頭暈想去洗澡,結果對著馬桶吐了一陣就趴那了。

我一陣無語,不過好在她一的也不是特別多,只是她酒量不行,吐出來在那趴了下就情形了很多,
然後就發現她準備洗澡進來之前已經把衣服脫掉了,不知道是因為一酒了反應遲鈍還是因為大冒險玩開了,
她倒是沒有再害羞,反倒是發現我身上的衣服被水淋濕了不少,就讓我把衣服也脫了。

我怕她再坐倒在地上,也沒有出去,就把衣服脫了扶著她,等她刷完牙洗完臉轉過來,
我的雞巴已經堅硬如鐵了,她一下楞住了,我鬼使神差地抓過她的小手,放到了我的雞巴上,
她條件反射般抓住,眼神有些迷離。

我一把攬過她,吻上了她的小嘴。雖然大冒險的時候有品嚐過她柔軟的紅唇,但畢竟隔著保鮮膜,
這下倒是真的親密無間了。我的舌頭在她嘴裡不斷的攪動,纏繞著她的舌頭,另一只手攀上了她的玉乳,
雖然不大,只有B的樣子,但是手感很好,乳頭也相當粉嫩。

她的呼吸越來越急促,不住地回應我,握住我雞巴的手也不由自主地套弄起來,
身子也開始扭動了起來,整個身體也慢慢的壓在了我的身上,似乎已經腿軟了站不住了。

我放開她,帶她一起洗了個澡,期間不住地親吻她、挑逗她,她的陰蒂早已凸起,
蜜穴裡也已經氾濫成災,我用手指探尋著她的桃源深處、撫弄著她的陰蒂,伴著流水聲,
她的呻吟一陣高過一陣,下身也隨著我的手指不斷的挺動,在一陣瘋狂的挺動和高亢的呻吟後,
她整個人癱軟了下來,掛到了我的身上。

感受著我的雞巴的堅硬和火熱,她眼神迷離地看著我,氣喘籲籲地說你好厲害。

這話彷彿是對我的鼓勵一般,聽到這話心頭一陣蕩漾,雞巴更是漲大了一圈,
再顧不上洗澡,匆匆洗完擦乾就抱著她上了床。

洗澡的時候我便偷偷檢查了一下,她的蜜穴還是一片粉嫩,估計被操的次數很少。

我沒有只顧播種不顧收穫的習慣,雖然車裡有避孕套,但是這會兒下去取已經不合時宜,
好在酒店設置挺齊全的,床頭上就有,撕開一盒套上,架起她的雙腿,用力一挺,
雞巴便毫無阻礙地進入了安琪早已泥濘的蜜穴。不出所料,她的騷屄裡果然很緊,那種緊緊包裹著的感覺。

讓我一陣舒爽。雖然高潮過一次,但是她緊窄的騷屄被我的大雞巴插進去,
還是有幾分不適應,隨著我的進入,她一聲輕哼,兩條秀眉擰在一起,說了聲「輕點,有點疼…」,
我慢慢地挺動著下身,輕輕地抽插了幾下,看著她慢慢地適應了我的雞巴,
秀眉漸漸地舒展開來,呻吟聲也再次響起。隨後我漸漸加快了抽插的頻率,操得她一陣浪叫,過了一會兒,
我放下她的腿,讓她翻過身來,從後面插了進去。

我雙手抓住她的手腕,一陣挺動,她沒出借力,也反手緊緊地抓住我的胳膊,
長髮隨著我的抽插有節奏的甩動。

也許是這樣過於刺激,她的呻吟忽然高亢了起來,嬌喘連連,伴隨著我的抽插,
斷斷續續地傳來她的聲音,
「啊…啊…我不行了…啊啊啊…我…受…不…了…了…啊…要…要…高潮了…啊…啊…快一點…啊…」

聽到安琪的浪叫,我加快的抽插的速度,急速的抽插起來,安琪的秀髮瘋狂的甩動,
一陣高亢的浪叫後忽然癱軟了下來,我知道她又一次達到了高潮。

我放開她的雙手,整個壓在她的身上,雞巴緊緊地抵在她的騷屄裡,感受著她的騷屄高潮後的收縮,
放佛是有張溫潤的小嘴緊緊包裹著我的雞巴在吮吸一樣。

等她緩過來以後,我把她轉過來,回到正常的體位,準備再次插進去,她連連告饒,
說「你太厲害了,我受不了了」,我心想,你倒是爽完了,哥還沒爽夠呢,怎麼能就這樣饒過你,
再說這次不讓你爽夠了還能有下次麼。於是俯身親吻她的耳垂、脖子和乳頭,一陣挑逗,
答應這次進去一定射出來,看到她又有反應後,立即提槍上馬,在抽插了幾百下之後,她又要高潮了,
這下我再沒有克制,一陣瘋狂的抽插之後,無數子孫便怒射而出,與她一起達到了高潮。

雲雨過後,她緩過勁來,螓首靠在我的肩膀上,一手在我的胸膛上畫著圈圈,
柔聲說「你太厲害了,人家都快被你弄死了」,我嘿嘿一笑,問她舒不舒服,她低著頭,
聲若蚊蚋地答說「舒服…太舒服了…像飛到天上去了一樣」,我說那你還要不要,
她立馬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說今天不行了,身子像散架了一般,實在受不了了。

再我的一番佯怒下只得答應明天再找機會滿足我。一番清理之後,我便抱著她沈沈睡去,
正好第二天早上起床得陪她去接新娘去化妝,也省的讓我多跑一段。

第二天一大早,鬧鐘就響了,我抱著她起床,看著她換上伴娘服、透明絲襪、高跟鞋,
心頭又是一陣火氣,把她拉過來壓到身下又是一番愛撫、摸索,弄得她嬌喘連連,
直到新娘怕我睡過了打電話過來才罷休,不過看著她穿著高跟鞋走路時搖曳的身姿,
我下定決心等婚禮完了一定要找機會就讓她穿著這一身狠狠地操一番。

到了新娘家,新娘和她堂妹(另一位伴娘)已經收拾妥當,正等著我們,我們就直奔婚紗店去化妝,
由於新娘妝需要時間比較長,安琪聽了我昨天的話,為了避免喧賓奪主,也沒怎麼化妝,
我便提出先回車裡補補覺,由於店裡人比較多,新娘便說留下堂妹照看便好,
讓安琪帶著她們的包先跟著我回車裡休息,有事情再喊我們。我一聽,心頭大喜,新娘太可愛了,
正合我意啊,恨不得給新娘這話點32個贊啊!

為了避免節外生枝,趕緊主動接過新娘的包帶著安琪回到的車上。

由於我的車床上貼了遮光膜,也不怕車外有人看見,便直接拉著安琪來到了後排,一番上下其手,
弄得她秀髮散亂,春潮湧動,當我的手探緊她的裙底時,發現她內褲都已經濕了。

我迫不及待地掏出雞巴,取過車上的避孕套戴上,脫下她的絲襪和內褲,讓她翻身坐了上來,
頓時我一陣舒爽,她一陣呻吟,她的伴娘服裡沒有穿內衣,我拉下拉鏈,露肩的那邊頓時露出雪白的奶子,
我低頭一陣吮吸,抱著她上下聳動。

空間的狹小、窗外的路人以及旁邊婚紗店裡隨時可能出來的新娘和另一位伴娘,使得我們覺得格外的刺激,
挺動起來也格外的瘋狂,看著安琪在我懷裡上下起伏,伴娘服半掛在身上,另一邊雪白的奶子不住地抖動,
我覺得格外興奮,雞巴更是漲大了幾分,感受到我雞巴的漲大,安琪也更加地動情,
腰肢不斷的扭動,不一會兒就大喊要高潮了,我也隨之更加賣力地動了起來,抱著她不斷地起伏,
雞巴次次都頂到她騷屄的最深處,最後雙雙達到了高潮。

事後等她緩過勁來,我已經取下了避孕套,我取過紙巾幫她把騷屄擦拭乾淨了以後,便央她幫我清理,
她要拿紙巾,我不給,她拗不過我,在我的央求下,把身體挪到了另一邊,低下螓首用嘴幫我清理了起來,
弄得我相當滿足。

感受到我的雞巴又有變硬的趨勢,擔心新娘化完妝出來發現,她趕緊擡起頭,取過紙巾幫我擦拭乾淨了。

我估摸著時間,新娘化妝應該也快結束了,便也沒有再讓她繼續,
只是讓她答應等婚禮結束再穿著這身讓我撕開她的絲襪好好地幹一番,起身幫她清理起來。

她的內褲已經濕透了,沒法再穿,我便收了起來,她只好穿上絲襪,好在伴娘裙並不短,
遮得住裡面的春光。收拾停當,打開車窗下車透氣,發現她的秀髮已然散亂,
她只好拉下皮筋用手抓了幾下重新紮了個馬尾(後面有照片可以看到)。

等我們一切收拾停當,新娘和堂妹就出來了,看見安琪的髮型換成了馬尾,都很詫異,
我趕緊幫她圓場,說剛才出來的時候風比較大,把她的頭髮吹亂了,所以她就重新弄了一下,
也只有扎馬尾最方便了,反正她只是伴娘,也不用弄得太好看。看時間差不多了,她們也就沒有多問,
直接上車回家了。我將她們送到新娘家,還得趕去新郎家裡加入迎親的車隊。

臨走前安琪借口還有東西落在車上了,隨我一起下樓。她將我送下樓,
在車裡親了我一下,便準備上去,我拍了下口袋,意味深長的對她笑了笑,說「自己小心啊,別走光了」,
她嬌羞地捶了我一記粉拳,嗔道「都怪你」,我說一會兒開門看到迎親的人來了注意往我這邊靠,
我會保護她免得被人吃豆腐,她點點頭就下車上樓了。

迎親過程挺順利,衝開房門我也第一時間擋在了她的身邊,
有她這麼個「內應」在,整蠱新郎、找婚鞋什麼的也沒有太過艱難,當然也沒有表現得太容易,
不然就把她給賣了。期間趁著人多大家注意力都集中在一對新人身上,我也趁機在安琪身上一飽手福,
弄得她水漫金山,大腿根部的絲襪都已經濕了,以至於新郎抱新娘下樓的時候,
她都只是小碎步一般挪下樓的,包包什麼的還是我幫她拿著。

上了婚車以後,她一路上都緊夾著雙腿,生怕露陷。好在後來的新婚典禮都很順利,我幫安琪留著座位,
完事後她就坐到了我的身邊。吃過飯,新娘伴娘的婚紗伴娘服也就換下來了,準備下午還到婚紗店去,
我便主動攬下這個活兒,我的心願都未了,怎麼能就這樣還回去了。

正好我跟安琪也去過一次了,便跟我一起去,順便送她回酒店休息,
好養精蓄銳後吃過晚飯進行這次婚禮的終極大戲--鬧洞房。新娘清點過婚紗等物品,交代給安琪之後,
我便拎著袋子跟安琪一起上了車,目的地當然是酒店了。

怎麼著也得我得償所願爽過了以後才能將禮服還回去。安琪看我開車的方向是去酒店而不是婚紗店,
便明白了我的心思,可能是今天的幾番逗弄,也讓她動了情,想起早上化妝時候答應我的事情,
她風情萬眾地瞄了我一眼,沒有說話,只是將頭靠在了我的肩膀上,一副任君採擷的樣子,甚是惹人憐愛。

到酒店停好車,攬著她上樓。進了房間,我們便擁吻在了一起,我將她抵在墻上,激烈地追逐著她的香舌,
她早已被我撩動了情慾,瘋狂地回應著我,雙手緊緊地環住了我的脖子,我抱起她的雙腿,
夾在我的腰上,下身緊緊地頂著她的騷屄,

「啊…」感受到我雞巴的堅硬,她呻吟了一聲,呼吸更加急促,更加瘋狂地回應著我,身子也不住地扭動。

我抱著她穿過走廊,將她壓在了床上,將她身上的衣裙一件件剝落,只剩下絲襪和高跟鞋,
她也幫我脫去了上衣,撫摸、親吻著我的胸膛。我壓下慾火,將裝著禮服的袋子拿過來。

她會意地找出伴娘服換上,我拉著她下了床,來到試衣鏡前,讓她幫我口交。她彎下腰,
伸手幫我解開了皮帶,脫下內褲,露出早已一柱擎天的雞巴,有了早上的經歷,她也沒有猶豫,
一手握住雞巴,張開小嘴便含了進去,小手也不停地套弄,並伸出靈巧的小舌,從陰囊到龜頭,
每一寸地方都仔仔細細的清理一遍。不一會兒,可能是這樣彎著腰站著有點酸,我的手也按在她的頭上,
她便順勢跪了下來,看著試衣鏡裡面的有這麼個穿著禮服絲襪高跟鞋的美女跪在地上舔我的雞巴,
一股成就感油然而生。

由於下午時間還早,我便沒有克制,打算先在她的嘴裡射一次,接下來也可以多玩玩,
便按著她的頭快速的挺動了起來,急速的抽插讓她有點不適應,但被我按住沒有辦法,只能強忍著,
隨後一陣快感襲來,一股股濃密的精液便射在了她的嘴裡,把她嗆得一陣咳嗽,
眼淚都要流出來了,她拿過紙巾正準備吐掉嘴裡的精液,我挑起她的下巴,讓她將精液吞掉。

她拗不過我,便吞了下去。我問她好吃嗎?她調皮地一笑,站起來就要吻我。

已經排出體外的我當然不會再收回來,便讓她去漱口。

看著她因為漱口撅著的翹臀,我心裡一動,便跟了過去,從後面隔著絲襪撫摸她的襠部,
稍稍一用力,已經濕透的絲襪便被我撕破了,露出裡面的騷屄。

我問她「一天都沒穿內褲,是不是很刺激?」,她嗔怪地回了我一眼,道「還不都是你害的,
讓人家內褲都濕了,還怎麼穿啊,要是被人看見了,我還怎麼見人啊」。

我笑了笑,繼續追問「怕被人家看見還流這麼多水?」,她被我弄得嬌喘起來,索性也就放開了,
說「婚禮那麼多人,生怕走光被人看到了,越是擔心,就越是忍不住去想那樣的場景,就越刺激,
下面流水一直就沒停過」,我邪笑了一下,手指撫弄著她的陰蒂,繼續問道「都想了什麼樣的場景啊?」,
她似乎也進入了幻想的狀態,眼神迷離,一邊呻吟,一邊說到

「啊…啊…被人看到了…婚禮結束我下台的時候便被他堵住…啊…啊…
他把我拖到了洗手間裡…像你這樣…撕開了我的絲襪…啊…插進來操我…啊啊…」

她忽然快速地扭動了起來,雙腿緊緊地夾住我玩弄她陰蒂的手,然後在一聲高亢的呻吟後停了下來,
身體不停地抖動、抽搐,她在幻想中已經達到了高潮。

看著她的身子癱軟下來,整個人都靠在洗漱台上,我的手指繼續繼續挑逗著她的陰蒂,
不讓她從剛才的狀態中退出來,繼續問她「婚禮上那麼多男人,你最想誰把你拖到衛生間裡用雞巴操你啊?」,她被我逗弄得似乎又動了情,又呻吟起來,「啊…啊…我最想要你的雞巴操我…啊…把我拖到衛生間…狠狠地操我……啊…我要你…快點操我…插進來操我…啊啊…快點進來…」

我拉著她除了衛生間,將她壓到了床上,分開她的雙腿,挺動雞巴進入了她早已飢渴難耐春潮湧動的騷屄。

隨著我的挺動,她又呻吟了起來。由於剛射過一次,這一次幹得更是持久,中間換了好幾次姿勢,
跟她嘗試了各種體位,直幹得她高潮連連。我還讓她換上了新娘的婚紗,撩起紗裙便插了進去,
最後,我一邊幹她,一邊給她設置著場景,讓她幻想著自己在婚禮上,在眾目睽睽之下穿著婚紗被我幹著,
在這種性幻想下,我跟她一起達到了頂峰。

一番大戰下來,已經到了下午四點多,整理了一下我便拉著疲憊地她出門,
將沾有我們體液的禮服還給了婚紗店。

找個地方吃了點東西補充體力,新娘的電話就打過來了,問安琪我們在哪裡,喊我們過去吃飯。

路上也得知安琪明天就要回大連了,氣氛頓時有點小傷感。原本我心裡就有所準備,
知道婚禮結束她就會回去,只是忽然時間過得好快。

一路上我們心情都有點低落,吃過飯,要鬧洞房了,安琪好像收拾好了情緒,人又活潑了起來。

我們一幫人擁著新郎新娘進了洞房,就開始鬧洞房了。

氣氛很活躍,新郎新娘也很配合,什麼喂糖之類的都是小CASE,後來不知誰拿了根香蕉,
讓新郎夾在皮帶扣下,讓新娘吮吸著吃掉,這讓我想起來下午安琪給我口交時候的情景,不由地看向了她,
她正好也朝我看來,四目相對,我嘿嘿直笑,她又偷偷掐了我一下。

鬧洞房的氣氛越演越烈,大家的點子也越來越勁爆,最後我們讓新郎新娘鑽進被窩,
將衣服一件一件地脫掉丟出來,直到脫光,並讓新郎以傳統姿勢壓在新娘身上,讓新娘呻吟出聲才算罷休。

鬧完洞房,仍舊是我將安琪送回酒店。由於第二天安琪就要走了,安琪在床上顯得有點瘋狂,
似乎要把握住這最後的放縱的時間。

我沒有顧著自己下午已經射過兩次,極力地配合她、滿足她,一次次將她送上了雲端,
將精液射在了她的臉上、嘴裡,雞巴軟了便讓她幫我口交再舔硬,再插進她的騷屄,
直到後來我們倆相擁著沈沈睡去。

第二天醒來,我們沒有再做,我抱著她說了會兒話,約定經常聯繫,答應去大連看她。

由於新郎家裡還有親戚沒走,昨晚便已經將送安琪去火車站的任務交給了我。

看著時間差不多,安琪給新娘打了個電話,我們便退了房,開車到了火車站。

雖然沒有站台票發售,我隨便買了趟即將發車的短程火車票,就送她進站了。

上車將她的行李放好後,她跟著我來到了站台上,依依不捨,看著發車時間快到了,
我讓她上車,她走了兩步,忽然跑回來抱著我,跟我擁吻了一番,眼神定定地看著我,說「一定要來看我」,
得到我肯定的答覆後,便頭也不回地轉身上了火車。我心下歎息,多好的姑娘。

雖然她走了有一周了,但是我們還是經常聯繫著,電話裡也洋溢著她對我的思念。

回想起那幾天在一起時的點點滴滴,她害羞時候的模樣、她放縱時候的瘋狂,仍然時時閃現在我腦海,
心頭也是陣陣火熱,心裡盤算著近期的安排,準備找個時間去趟大連,給她一個驚喜,
也好好滋潤一下這個惹人憐愛的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