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夜的故事

她喘息著,臉上的紅暈加上一絲不掛的身軀,令人想急急地佔有她,先是一個擁抱,再來是把溫柔的唇貼在她的香頸上,狂亂而放肆地吸吮。品 ……..卸下一切武裝後,跟著心裡的最後一道牆也崩潰,最末的防線就要被堅挺的先鋒部隊衝垮……..但,就是看不到她的臉,努力的想看到她的五官,但卻依然是一片空白……..

『啊……..』滿足的獸性呼喊和上遠處急來的喇叭聲,很不協調……..

『干,這是這星期第三次了……..』阿升揉揉惺忪的眼睛,詛咒著剛剛未完成的春夢和遠處傳來很刺耳的喇叭聲……..

星期六的早晨就是令人發懶,半天的班讓人提不起勁來,雖然學校畢業也有半年了,但阿升就是只能待在小公司裡混混飯吃,『女朋友還沒著落,為誰辛苦為誰忙啊?!』阿升都是告訴每次都得煩惱沒人願意嫁給他的老媽媽這樣的一句話。

牆上的大型美女海報,讓阿升歎了一口氣,彷彿即使娶到她短命二三歲也不在乎的樣子……..搖了搖頭,阿升急急地出了門上班……..

*** *** *** *** *** ***

呼嚕嚕的輪盤,紅黑紅黑的配色,賭徒們各不約而同地叼了根煙,專心著看著輪盤,似乎就像姥姥趴在土地廟前看香灰現的明牌一樣……..有幾個好像已經輸得不耐煩了,大腿抖阿抖著……..曉眉端了盤水果來還怕被他絆到,本能地動了動腰閃了過去。

『幫我買個便當來好嗎? 』阿升每次來這裡小賭,總是空著肚子來,怕是怕像那天第一次來曉眉說的,吃飽了撐著肚子上桌想贏錢都難的所謂的『典故』……..阿升看著曉眉那短到不能在短的窄裙,和底下修長的腿型,手也沒有停住地在皮夾裡掏出一張五百塊的鈔票……..

阿升直愣愣地注視著曉眉的臉,他懷疑的神情正在質疑著曉眉,難不成昨晚和前幾次我做夢的那個看不清臉孔的女人是你? 他搖了搖頭,目光再度回到輪盤上……..

*** *** *** *** *** ***

坐在計程車內,午後斗大的雨滴直直地打在擋風玻璃上。 穿上較為含蓄衣服的曉眉,感覺上還是個稚氣未脫的女孩,她在皮包裡拿出了面紙,拭了拭唇上的口紅,看著外面的雨景,似乎是在找某一個熟悉的地方…..

『麻煩你前面路口停車……..謝謝!!』溫柔輕巧的言語,很難讓人想到她只是個國中畢業就跑到大都市討生活的年輕女孩。

她步履緩緩地進了這棟公寓,縱使雨滴直呼呼地打在她那套還不算便宜的套裝上……..hhhbook.com因為上了一個夜班的她,也不會在乎這場雨要下多久多大了,在乎的是快回到溫暖的房裡睡個好覺……..

*** *** *** *** *** ***

『我這首是獻給我以前的那個女朋友的,你們都不要給我亂唱喔,聽我唱歌算你們賺到啦,我阿升很少唱歌的啦……..哈哈哈哈』紅通通的臉孔在魔鬼燈的照映下更顯得阿升的不安和焦躁,幾個朋友中,阿隆算是個老實人,他拉了拉阿升,勸他別再喝了。 男人大呼小叫的聲音頓時把伴唱帶的聲音蓋了過去……..

『干,別攔我,我就是要喝啦,我還要唱咧』,『你這樣一個賤人,讓賭爛讓我哭,讓我甘心為了你付出我……..所有』阿升唱了唱,哭了起來,天知道他的前任女友做了什麼,讓雨滴般的淚水在這樣的男人臉上縱橫……..

『好啦好啦,我載你回家了,不要再鬧了……..』阿隆是阿升大學時的室友,戴著一副金邊眼鏡的他現在還是個學生,一堆朋友裡,理性和體貼他算是屬第一的。 阿隆以前常誇阿升是個才子加帥哥,兩人在學校的社團裡也搞出了名氣,大家始終都把他們當兄弟的,阿升的前任女友,瑜文,也是在阿隆拚命吹風 火,打通各種關節的幫助下,才讓阿升泡到這個校花級的女孩子。 想不到,在大四阿升準備考研究所那個月,瑜文不知怎麼地突然跟一個校外人士同居,當然也把阿升給甩得遠遠的……..當然,這是就是一點預警都沒有,才讓阿升痛苦不堪。

『你說,你說,那個臭婊子那一點我對她不好,去跟別人通姦啊,我看她根本就是賤!!!!』阿升刺耳的叫罵聲響遍了整條街,阿隆自顧自的騎著機車,口中仍不忘安慰阿升兩句,大四那時的兩次割腕已經很讓當好友的他吃不消了,每次談到這件事時,阿隆總盼望阿升早早交個女朋友,趕快忘記這段不快的過去。

『我還是處男咧,你放心,我不會那麼簡單就自殺,當個在室鬼也是蠻丟臉的我知道……..哈哈哈』兩個人的笑聲又響遍了整條街……..

*** *** *** *** *** ***

『阿母,我知道啦,好,我會把那份工作辭掉啦……..你放心啦,我不會跟別人黑白來啦!!』曉眉低低的嗓音說著道地的台語,電話亭裡似乎多的是她想家的情緒……..

『阿母,再見啦,我等一下要去補習,我下次有空再打喔』她低著頭擦了擦眼角,快步地跑進了一間英文補習班,套頭的毛衣,牛仔褲和布鞋,讓她看起來跟一般高中生沒有兩樣,不一樣的是,她比別的同年紀的女孩多了一份成熟和憂鬱……..曉眉的家在南投的鄉下,兩個哥哥跟別人混流氓,大哥死在一次械鬥中,二哥現在還在坐牢,整個家只剩下老邁的父親以種田維持,家裡的困難也就是她之所以年紀輕輕父母就願意讓她來大都市求生存的原因了……..

*** *** *** *** *** ***

『嘿……..曉眉!!這麼巧啊?!在這裡遇到你……..』毓玲搖下車窗,打扮得很正式,好像是正要去餐廳上班,她是個算很有社會經驗的女人了,二十五六歲的年紀,自己開了一家餐廳,她是專科畢業後靠家裡的支援,開了家西餐廳,也搞得有聲有色的,身材跟臉孔都是沒話說的,一個很典型的都會女子,讓人第一個直覺就是,她是個敢愛敢恨的女人……..。

*** *** *** *** *** ***

毓玲打開車門,一雙長腿跨了出來,鮮紅色的緊身的連身衣,加上另男人足以屏息的身材,過往的人們都會忍不住多看他兩眼的。 如果說曉眉像一朵含苞待放的優雅的鬱金香,那毓玲可說是一蕊已完全綻放的火紅般的玫瑰了。 兩個人站在一起,硬是個很強烈的對比……..

『我要去餐聽上班了,我載你一程如何??反正順路嘛……..』她的鮮紅欲滴的唇在講話時似乎是緩緩地透出一股神密但又熱情的氣質。

『不了,我等一下還要去買一些東西呢!!謝謝你了……..』曉眉對於毓玲一直保持著相當的距離,雖然毓玲就是她的房東,但由於她不住在公寓裡,加上兩人的背景相差甚大,平時見面不過就是點點頭,也算不上是朋友….毓玲點了點頭,兩人寒暄幾句,她就又上車離開了這個有點尷尬的場面了。

*** *** *** *** *** ***

房間裡的偌大的床上,一男一女正翻雲覆雨似的扭動著身軀。



女人享樂似的笑聲配合著那男人愈來愈快的喘息聲,床頭的音響震天似的放送著吵鬧的音樂,從房門到床邊一路是兩人卸下的『裝備』,激情多於溫情的結合正在進行著……..

兩具交纏的軀體,配合著音樂的律動和女人男人的呼吸,逐漸扭曲顫抖,昏黃的燈光下,兩人身上也彷彿看到因劇烈動作而發出的閃閃汗光……..女人依然是嗲笑聲連連,男人則發出了低沉的野獸般喘聲……..不會有人懷疑這不像A 片般的情節,肉慾縱流,似乎缺了些什麼……..

隨著男人的狂叫和女人的驚呼聲,兩具原本糾緊的軀體像 了氣的汽球般垮了下來,房間裡剩下的就是剛剛震耳欲聾的音響,什麼都沒有了……..

毓玲盤起了頭髮,赤裸裸的走到到梳妝台前點了一根煙。 看著鏡子,不知道在想什麼……..她床上那個男人,像條死豬似的動也不動,只見到剛剛狂歡時女人留在他身上的抓痕,依然清晰地印在他的背上。 這不知道是她的第幾個男人了,每次歡愉後留下的就是一具死人般的男人軀殼和一種就算是數十次高潮也填補不了的空虛……..

她還是抽著煙,裊裊的煙繞著她 徨無助的臉和梳妝台上幾滴的眼淚,然後一同隨著方纔的激情而散去…..

*** *** *** *** *** ***

『喂?!阿隆是不是? 晚上我請你吃飯啦,我今天領薪水,咱們去爽一爽吧?!哈哈』阿升對著電話筒表情十足的大聲說話,旁邊的同事看了他一眼……..

『好啊,不過等我老闆下班我才敢走,六點好了,在圓環那見,好okok……..不過,我不喝酒啊,我明天要meeting ……..晚上見!!』阿隆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掛上了電話….。

*** *** *** *** *** ***

『好小子啊!?我說不喝酒,你就帶我來這種高級的地方啊?!』阿隆推了阿升一把,又拍拍他肩頭,一副吃驚的樣子。

『這……..也是我同事介紹我來的啊,他說啊,這裡的老闆很年輕喔,還怪正點的,我是聽說啦……..她如果看上你,說不定會找你去搞一炮咧!!開玩笑的啦,我也是聽人說的,主要是這裡的東西不錯!!』阿升聳了聳他那又粗又黑的眉毛。 他斯文的面孔,開起玩笑來也是面不改色,尤其是說些有色的話時……..

『你別亂講啦,說不定是別人怕她生意太好才這樣說的,點些東西來吃吧……..』阿隆始終保持微笑。

『哈哈,你錯了,這樣生意反而會好喔,你都不知道現在社會的醜惡啦,你最好繼續念博士,然後去教書,免的我們這個邪惡的社會污染了你幼小的心靈……..哈哈哈……..喂,小妹,我要點菜!!』阿升出去工作雖然半年了,可是直爽的個性依然沒變,但是對愛情的看法,他因為以前瑜文的事情刺激太大,對於感情就變成了一種近似反抗的要求,另一半一定要絕對忠貞,否則一種摧毀式的行動可能會發生。

遠遠走過來了一個綁著馬尾的女侍,喀喀的高跟鞋跟聲在阿升和阿隆兩人剛停止笑聲的桌前停了下來。

『先生,點餐嗎? 我們今天的主菜是……..』輕柔又帶點不篤定的嗓音,透露著這個女侍的年紀好像還很小。

『咦? 你不是那個什麼跑馬場的那個什麼眉啊?!』阿升好像看到了熟人一樣地張大了眼睛說著。

*** *** *** *** *** ***

『阿升啊,你又在誘拐未成年少女了唷?!』阿隆看這名女侍害羞得臉都通紅了,急忙打了個圓場,也順手將她手上的菜單接了過來。

『林先生,好久不見了,我昨天才來上班而已,這家餐聽是我房東她開的啦,我跑馬場的工作辭掉了,所以她介紹我來這裡上班….』曉眉一邊說話一邊幫他們打開菜單,兩條腿有點不自在地動著。

『這樣也好啦,那種地方你這種乖孩子還是少去好了,不然你遲早會出事的……..有沒啥比較好吃的菜啊?!』阿升摸了摸肚子,一副很餓的樣子。 阿隆的眼神則停留在曉眉稚嫩的臉龐上,他也許正想不透一個才十六七歲的女孩子為何不是在學校裡,在家裡,而是在一個高級的餐廳裡做女侍……..

『你現在還在唸書嗎? 家裡怎麼會讓你出來工作啊? 』阿隆不自覺得像調查戶口一樣地問了曉眉一連串的問題,只見曉眉睜著大大的眼睛,然後眼光轉向阿升臉上……..

『喔,她家住鄉下啦,國中畢業就來這裡找工作幫助家裡收入啦,你給人家問這麼多,我看是你想誘拐她喔,嗯,對了,沒跟你介紹,阿隆他是我大學同學,現在還在念碩士,你別看他一副死書獃子的樣子,他人不錯的,只比我差一點而已……..哈哈哈哈』阿升笑了笑對曉眉說。 曉眉也跟阿隆點了點頭,然後往櫃台走去了……..

『喂,你是不是對人家有意思啊?!』阿升促俠地說。

『你少來了,我可是不輕易動感情的唷!!』阿隆把玩著桌上的餐巾說著。

『嘿,這方面不是我在吹牛,感情的事來了連坦克車都擋不住啦!!這個我比你念碩士的還有經驗……..哈哈哈』阿升盯著阿隆緩緩說著

看著老闆交待明天要meeting 的論文報告,腦子裡想的還是曉眉明亮的雙眼和那略帶點不自在的表情,阿隆深深地歎了一口氣,手上還是不停地在白紙上寫下好幾個『眉』字,一個一生中第一次讓自己心悸的對象,匆匆一瞥後,可以想見的是,兩人毫無交集的生活怎可能再讓兩人相遇呢? 就像鐵軌的兩邊要有交錯的一天一樣的不可能。

想一個女孩的方法好多,寫她的名,回憶她的樣子,回想她跟自己說過的話,甚至把她珍藏在日記本裡,可是那又如何呢? 無限的思念就會讓她心電感應打一通電話給你? 阿隆想著想著,不禁苦笑一下,連她的名都記不全,電話更不用說了。 他不禁搖了搖頭,就在此時,電話鈴聲大作……..

『喂?!我是,嗯……..這樣啊,好啊好啊,不用了,你不用客氣啦反正我現在才一年級,還不算很忙,好,那下星期二開始,晚上七點到九點,在我們學校圖書館好了……..ok,byebye!!』阿隆除了滿臉疑惑之外,喜出望外的感覺恐怕是前所未有的。

時序進入了年節,過年的氣氛也慢慢在街上可以嗅得出來了,下班後忙碌的人群加上趕著辦年貨的人,車流漸漸多了起來,阿升還是騎著他的偉士牌,拖著疲累的身軀趕回家去了……..

『嗚~~~~~~~~』刺耳的煞車聲在路口猛然響起,路旁趕路的人也紛紛往那邊看去……..只見阿升的偉士牌躺在路口,車尾的豐臀也凹了進去,阿升則在路旁蜷曲著身體,動也不動了……..

*** *** *** *** *** ***

『夭壽喔,撞一下那麼大下,我看這沒死也半條命羅……..』旁邊一個口嚼檳榔的老頭,探了探頭冷冷地說。 肇事的跑車,車的前端的保險 顯然因劇烈撞擊而凹了一片,車內的駕駛人也不知怎麼的,或許是驚嚇過度,連車窗也沒搖下來,透過暗暗的防曬紙看得出來坐在裡面的是一個妙齡女郎。 一群見義勇為的機車騎士,慌忙地把阿升扶了起來,一名粗獷的彪形騎士,也向跑車這裡走來。

『喂喂喂,出來出來,干,查某耶開車開這型的,好在你不是撞到我,不然你就慘了』騎士用力的拍打車窗,口中仍不忘牢騷幾句。

這時,毓玲慢慢地打開車門,看著路旁慢慢清醒的阿升,忍住心中剛剛的驚嚇,快步地跑了過去……..

阿升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站了起來,看來沒有什麼外傷的樣子,他看了看自己歪七扭八的機車,歎了口氣用力地把車扶了起來,圍觀的人見他沒事,也都紛紛散去了。

『干……..輪子都歪了,我看這車算報廢了啦,有夠綏!!』阿升看著車子,生氣的表情終於躍到了臉上。

他轉了頭過去,眼睜著大大的看著毓玲,一副要破口大罵的樣子,卻又收了回來……..

『算我倒霉啦,你先載我回家,我媽等會要跟我出去辦年貨,如果你要賠我的話,隨便,看你的誠意啦……..在這種下班時間小擦撞難免啦,所以你也不用嚇成這樣……..』阿升看了看自己除了褲子在膝蓋的地方破了個小洞之外,倒是沒嚴重的外傷,也想賠一賠修車的錢就算了。

*** *** *** *** *** ***

『我看你要不要去醫院檢查一下有沒內傷或其它毛病啊?!』毓玲終於說了第一句話,她手緊緊地握著方向盤,眼睛瞄了瞄阿升。

『哈,不用吧,我也沒覺得那裡不舒服啊,不過我看你車子修起來大概要花不少錢吧!?』阿升看了看後座,拍了拍車子的椅靠……..

『車子沒關係啦,不過這車雖好,駕駛人的技術很遜的……..』毓玲露出了這半個小時來的第一個微笑。

『不然我車不用修了,你的車給我開算了,哈哈哈……..』阿升快樂地笑了幾聲,心想還好是被妙齡女郎撞到,換成是個男的,不跟他沒完沒了才怪……..這個女的長得還算不賴,也許這就是老天特別安排的,一定要把握機會才行,何不跟她要電話住址呢。正想開口的時候……..

『這是我的名片,我自己開了一家餐廳,以後你來算我請客好了,怎樣? 帶朋友來也沒關係』毓玲打開阿升前面的一個小置物箱,拿出了名片遞給阿升,這時車也在阿升家的巷口停了下來。

『嗯,正好想跟你要電話住址……..』阿升看著名片說。

『喂,以後我如果有什麼三長兩短的,我也好叫我老媽去你家要你賠個幾百萬的……..』阿升俏皮地補上了一句。

『好啦,那你保重吧,我家可沒幾百萬可賠你喔……..』她第一次用輕鬆的口氣說話。 阿升笑了幾聲推開了車門,踱著輕鬆的步伐,真難相信他是個剛剛經歷了個車禍的人。

*** *** *** *** *** ***

路口的電話亭裡,一個女孩子壓低著嗓音,偶爾還傳出幾聲尖細的咳嗽聲……..

『他在不在?!我是他以前的朋友……..』那女子以輕 的口氣說著。

『喂……..我就是,請問哪位? 』對方很有禮貌地問著。

『你忘了我嗎? 你忘得可真快啊……..你忘了你曾對我做過什麼事嗎? 不要臉的男人!!咳咳咳……..』她乾咳了幾聲,語氣已轉為嚴厲。

『你……..我不認識你!!你不要胡說……..』男子的聲音也轉為有點驚慌但聲量亦揚高了許多。

『咳咳咳……..』女子的咳聲散在冬天的夜裡顯得特別的響……..

『你到底想怎樣,你不說話我就掛電話了……..』男子的聲音高而響

『你自己做過什麼,就小心得到報應!!!!』女子用力地掛斷了電話,話筒還在晃啊晃著,遠處圓環的電子鐘正好是三點正,女子拉緊了外套走出了電話亭,慢慢地走在人行道上,影子拖得長長的……..

*** *** *** *** *** ***

『你猜我昨天遇見誰?!』阿升看了看表,對著話筒拉大嗓門說著。

『我怎麼知道? 難不成你有 遇啊?!』阿隆的聲音有氣沒力的,一副沒睡飽的樣子表現在他的聲音上。

『差不多啦,你記得我們上次去的那家餐聽嗎? 我昨天認識那個老闆耶,超正點的,身材尤其棒!!』阿升說。

『哇,你泡老闆我泡小妹啊?!這也太那個了……..』阿隆替曉眉上一對一的家教課也有兩三次了,他總希望她可以回學校上課,但還是得先準備聯招。 阿升不只一次鼓勵他要有所行動,但阿隆總是說在嘴上,其實他在意的就是兩個人懸殊的背景……..

『好了,說正事,我打電話給你是要約你晚上再去曉眉那裡吃飯,免錢的咧,見了面我再跟你說,在見啦,我們經理過來了,不講了』阿升匆匆忙忙地掛了電話。

*** *** *** *** *** ***

『喂? 阿隆在不在? 』一個女子的聲音,細細的。

『你……..你不要再來煩我,我求求你,放過我吧』阿隆莫名其妙地說了這些低姿態的話。

『阿隆,你怎麼了? 我是曉眉啊,你在說什麼啊?!』曉眉質疑。

『啊,曉眉……..喔,是你啊』阿隆倒抽了一口氣

『阿隆啊,還是那個女人嗎? 』一個中年婦女在阿隆耳邊問著。 她是阿隆的母親。

『媽,不是,你先去睡吧』阿隆捂著話筒向媽媽說。

『阿母最近都被那個女人的電話嚇得都精神衰弱了,她到底是誰啊? 為什麼每次都三更半夜打來恐嚇你,你是不是在外面做了什麼啊….』她用有點顫抖的語音慢慢地說著。

『媽,真的沒有啦,我已經夠煩的了』阿隆開始顯出有點不耐煩。

『阿隆,對不起這麼晚還打電話給你,我是想問你一些書上的問題啦,不然我明天再打好了……..』曉眉掛掉了電話……..留下阿隆不知如何是好地站在電話旁。 他把話筒放在一旁,靜靜地坐在客廳裡……..

*** *** *** *** *** ***

毓玲看著對面的阿升。

『你看我幹嘛?!』阿升開始覺得有點不自在了,雖然他們坐的位置是這家店的角落,而其它桌的人也都稀稀落落的。

『你以前交過女朋友嗎? 我是說你念大學的時候』毓玲水汪汪的大眼還是沒離開過阿升。 吧台的另一邊,一個老外開始演奏起一些軟調的音樂了。

『有啊,不過已經分了,你問這個幹嘛? 』阿升開始啜著杯裡的酒

『沒什麼』她忽然把目光移開了。

『聊一聊你自己吧?!』阿升又把她的目光給拉了回來。

『你想聽嗎? 其實我小時候就很會說故事的…………』她搖了搖杯子,開始說她的故事……..一個約莫四十幾歲的女子,開始和著鋼琴唱起歌來了,是『Yesterday once more 』,溫柔成熟的嗓音,在只有燭光的酒吧裡,更增添了浪漫的氣息。

*** *** *** *** *** ***

『我覺得你很神 ,也很耐人尋味,我可能會愛上你』阿升突然迸出這麼一句話來,連他自己都有點驚訝,說完頭馬上又低了下去。

『喔?!是嗎,那你可以來追我啊……..我會給你機會的』毓玲說完後,點了一根煙,似乎對於阿升的話不怎麼訝異。

兩人沉默了好久,毓玲開口了。

『我們走吧!!我送你回去』她拎起了皮包,逕自走到櫃台結帳。

在她的車子裡,兩人都沒說任何話。

『到我住的地方去,怎麼樣? 』毓玲看了看久久不出聲的阿升。

『隨便……..我沒意見』阿升還是看著另一邊的窗外。

車子駛進了一條全是公寓住宅區的街道,兩人並肩走進了一棟大廈裡,管理員打量了阿升一下,然後和氣地跟毓玲打了個招呼。

『你住這裡好像蠻高級的嘛,很貴吧』阿升說完跟她一起走進電梯裡

『阿升,你愛我嗎? 』電梯門關上後,毓玲按了 “十一" ,突然說了一句阿升想也想不到的話。

『你……..你不要這樣,我們才剛認識啊,不是說真的吧?!』阿升講起這句話來幾乎是斷斷續續的,已經有點緊張得口吃了。

『我是嚇你的,你跟別人果然不一樣,以前那些男人在我問他這句話時,馬上說了一句 “我當然愛你啊,小玲" ,然後就開始吻我,抱我』她說這話時反而臉不紅氣不喘的,還面帶微笑,好像在笑她嚇著了他似的。

阿升一時無言以對,連呼吸聲的幾乎聽不見了。

*** *** *** *** *** ***

女人呻吟的聲音幾乎是在發 一種痛苦的快感。 男人撥了撥頭髮,又再度埋入女人堅挺的兩峰之間,他們交錯的四肢不停地搓弄著。 男人爆發了最後一回合的推送,軟綿綿地趴在女人的懷裡了。

『我就知道你終究還是我的……..呵呵呵』女人發出滿意的笑聲,手則撫弄著男人的頭髮。 房裡靜悄悄的。

男人翻過身來,躺在女人的身邊,汗水把他的頭髮都給浸濕了,他掙扎了一下,起身穿上衣褲。

『我希望你遵守你的承諾』男人邊穿一服邊說著

『隨我高興了……..你管不著』女人一絲不掛地躺在床上說。

『葉瑜文!!你別太過份,狗急了也會跳牆的!!』男人惡狠狠地說。 然後碰的一聲把門給關上離去了。 外頭的風颼颼地吹來,男人拉拉他的領子然後發動機車,噗噗的聲音在夜裡的巷道顯得非常刺耳。

*** *** *** *** *** ***

『你最近氣色很不好』阿升對坐在面前的阿隆說。

『我最近,嗯,老闆跟得比較緊,都熬夜』阿隆低著頭說。

『我跟你不一樣,我說不定要開始交女朋友了』阿升微笑地說。

『是那個……..毓玲嗎? 你不是說她以前傳說都會跟別的男人……..嗯,亂搞嗎? 』要說亂搞這個詞似乎不太好出口,阿隆抬起頭來看著阿升。

『嗯,她的記錄可能真的不太好吧?!不過……..我』阿升停了下來,好像想到什麼事一樣。

『昨天瑜文打電話給我』阿升冷冷地說。

*** *** *** *** *** ***

『他跟你說了什麼? 』阿隆的聲音有些顫抖。

『我也沒想到她居然會打電話給我,她只問我現在過得好不好,說她上個月才從美國回來,說真的,我對她都快一點感覺都沒有了』阿升顯得神色自若的樣子,也許是又開發了一個新的戀情吧,跟他上次在KTV 的樣子有很大的差別。

『對了,你跟那個曉眉現在怎樣了,你從大學那時對你的感情生活都神密的很,現在我好不容易逮到你泡馬子了,總該跟我報告一下進度吧?!畢竟這個馬子總還是透過我你才認識的,哈哈……..說來聽聽嘛』阿升揚了揚他的眉毛,很興奮地說。

『也沒什麼啦,我只是跟她上上課,有時候我會帶她去看看電影或吃個飯,放鬆一下她的心情,她考試的日子也快到了』阿隆有氣沒力的回答

『嗯,我是覺得你跟她在某些方面,畢竟還是差太多了』阿升忽然收起笑臉正經地對阿隆說。

*** *** *** *** *** ***

靜謐的樓梯間裡,傳來一陣急急的叩門聲。

曉眉掙扎了一下,拉了拉睡衣,看看牆上的鐘,已經是半夜三點鐘了,她提起習慣性的警覺心,向著門外敲門的人問:

『誰啊?!這麼晚了,有事嗎? 』她問。

『是我……..我是阿隆啦,開開門讓我進去好不好,我想跟你講講話….』他的聲音聽起來似乎是喝醉酒了,拉長的音調和不小的聲量把樓梯間震得嗡嗡響。

曉眉心裡也有點害怕,但又想會吵到鄰居,於是開了門。 站在門外的是向來穩重自持的阿隆,現在的他跟路旁的醉漢並沒兩樣。

『你怎麼了? 幹嘛喝成這樣子呢……..進來吧』曉眉拉了他一把。

阿隆走了兩三步,坐在地上了,嘴裡唸唸有詞的。

『你心情不好嗎? 等一下我再跟你聊好了,我去拿毛巾給你擦擦臉,再喝一杯熱茶,你會好一點。 』曉眉轉身就往屋角的茶几倒起開水了。 阿隆還是喃喃自語著。

在這個小套房裡,一個人只要開口,另一個人一定可以清楚地聽到。曉眉沖完茶,轉身走進浴室裡,她細細的聲音說:

『你不要這樣子傷害自己……..而且你這個樣子,說真的,我好害怕』說著說著哽咽的聲音就出來了。

『我不是故意的,真的對不起,我現在走好了……..』阿隆聽到曉眉的話後想必也清醒了一點,他起身想要站直,不料卻嘔的一聲吐了一地。

曉眉趕忙從浴室出來,扶住了他。 阿隆看了曉眉一下,想說聲對不起,誰知胃裡一陣翻攪,差一點又吐了出來。

浴室裡的水聲嘩啦啦的,曉眉坐在書桌前,眼睛無神地看著黑漆漆的窗外。

阿隆開了門走了出來,先前的酒醉的窘態似乎讓他很不好意思,他抓了抓頭,跟背對著他坐著的曉眉說:

『對不起……..真對不起,嗯,都弄乾淨了』他濕濕的頭髮還在滴著水。

『床上那件T 恤你應該穿得下,換上好了,不然酒臭味我會受不了的喔!!』曉眉轉了過來溫柔地說,似乎不為剛剛他的失態生氣。

阿隆換上了衣服,向曉眉走了過去。 曉眉站了起來,目光朝著窗外的遠方說:

『我不喜歡人家喝醉酒……..』她沉默了一會兒又說:

『你今天這樣子讓我有點失望,不過你一定有什麼心事吧!?』她稚嫩的聲音讓人聽起來讓人憐惜,彷彿你若喝醉酒似乎太對不起她了。

『你真是個很單純的女孩子』阿隆情不自禁伸出了他的雙臂,並把曉眉完全地環繞在他的胸前。

『對了,我有一些問題想問你』曉眉一轉身掙開了阿隆的懷抱,走到書桌前拿起一本參考書。 她的臉紅暈暈的,黑白分明的眸子直視著為了方才衝動的舉動正不好意思的阿隆。

曉眉咬了咬唇,攤開書本就在書卓前坐了下來。 阿隆也拉了張椅子坐在她的旁邊。

她慌張不定的表情頓時又浮到了臉上。 阿隆伸出了手握著曉眉的肩頭說:

『我……..,我對你是認真的』他篤定的眼神似乎很難讓一個芳心已動的女孩子拒絕。 如果男女之間真有所謂的觸電的話,這個時候確實就是個令人怦然心動的愛情發生的時刻了。

曉眉的唇輕輕地印到了阿隆的頰上……..

*** *** *** *** *** ***

她細白修長的雙腿緊緊地扣住他的雙腿,男女間歡愛的氣氛充滿了這個房間。 一旁散落一地的講義和書本透露著幾許激情和衝動。 他帶著些酒味的唇瘋狂地在她的身上遊走著,她則不甘示弱地抓著他的頭髮和背回吻著他。 她緩緩地褪下了最後一道障蔽,他仍埋在女人的雙峰裡恣意吸吮,生澀且略為發抖的雙手支撐著他全身的重量。騰的慾海中,荒唐地給了自己好友的女友–瑜文,夢境後來卻變成了自己去佔有一個清白的曉眉的初夜,阿隆對著自己這種矛盾又奇怪的夢歎了一口長氣。

*** *** *** *** *** ***

『你一定對我以前的所謂的生活很好奇吧?!』毓玲的神情始終是自若又輕鬆的。 她的身材舉止都充滿了性感,如果她想要,很少男人可以逃得過她的掌握。

『嗯,還好啦,不過你以前的生活算是很荒唐吧……..』阿升跟她這幾個星期來早已成為無話不談的好朋友了,兩人直來直往的個性似乎也很能配合得來。

『荒唐? 如果一個男人過像我這種生活我想你們不會說他荒唐,會說他如魚得水吧?!哈哈』她似乎抗議著男女在性愛的享受的差別待遇。

『不見得天底下每個男人都會這樣吧,像我就不是』阿升義正辭嚴地吐出每一個字。

『嗯,總之男人跟女人就是不一樣的,女人只期待跟自己相愛的人做愛,男人是要想辦法對抗自己的生理去拒絕跟自己不愛的人做愛,聽懂了沒? 反正男人是有可能跟自己不愛的女人發生關係的』她說完緩緩地啜了一口飲料。

『這我不能確定,不過我想這是忠貞度的問題』阿升說。

『呵……..其實男人一輩子都在跟自己的身體作戰,心裡想要可是行為不允許,忠貞若是在心裡有刻度,我看每個男人都是零吧?!』她看來對男人很瞭解的樣子,自信地說出每句話。

『對了,我還可以確定,會像你說這種話的男人,有兩種可能,一種是還對愛情有太多理論上的見解的高中生,一種就是沒經驗的處男,你是哪一種? 』毓玲壓低了聲量,眼睛卻瞪得大大地看著阿升。

『你看我長得像高中生嗎? 哈哈哈哈』阿升咧開了嘴笑著。

『如果我們兩個在一起,我真怕你會吃了我』他剛剛的笑容收斂了一點,變成了認真的表情。 一個對男人的黑暗面瞭解那麼多的女人,對一個感情深厚的男人究竟會產生什麼影響呢? 阿升心裡不停地迴繞著這個問題。

*** *** *** *** *** ***

『我有事想跟你談,我等會兒會過去』阿隆對著話筒說。 他不等對方的回應就匆匆掛斷話筒,發動了摩托車。

他敲了敲門,似乎沒注意到牆邊的還有裝設電鈴。

應門的是一個面貌姣好,不過卻略帶病容的女子,年齡跟阿隆相仿,她開了門用的是可說是苦笑的笑容來迎接他的。 她作勢表示要阿隆自己找個地方坐。

『想不到你還會自己跑來找我』那女子輕輕關上門說。

『我實在搞不清楚我們之間的關係到底算什麼……..』阿隆顯然是專程來跟她說明什麼的。

『上回你發狠的樣子我已經知道你已經不是以前的你了……..你來這裡跟我相好,我要的是你心甘情願來而不是因為我會把我們的事告訴他你才會來陪我的,這樣我只不過像個欠人操的賤女人罷了!!』她顯然有點激動了。

『你知道我跟阿升就跟兄弟一樣,我跟你這筆糊塗濫帳如果告訴了他,受傷害的不只是我們兩個,他才是最慘的……..』他收起剛剛嚴肅的面容,溫和地看著她。

『我……..我只是不想再失去你,我的糊塗和荒唐這一年來早就讓我付出很大的代價了,前一陣子我每次喝醉就想打電話找你,誰知電話的那頭傳來的不是關心而是一連串的躲避和害怕,我想我老早該看破了,我只是想跟你說以前我對你是真心的』她平靜了下來,眼角已淌下淚水

阿隆聽著她的話,不由得又想起一年前那個活潑聰慧的校園美女,竟就是現在坐在他面前這個無助,神采全無的葉瑜文。 往事一幕幕的呈現在腦海中,但是想起的都是兩人在一起時沉溺在情海欲流中的畫面。

『如果你要我,我隨時都可以給你,那你就不能離開我了』在以前兩人最溫存的時刻她跟他說過這句話。

一個女人若想用性來綁住男人,那她肯定會成為一個愛情的犧牲者。

『我覺得我還是跟以前一樣笨,竟想用這種方式叫你回頭再跟我一起,就算我付出了全心全意跟你做愛,結合在一起,你還是不會感覺到我的,是不是? 就像以前一樣,你要的只是寂寞的慰藉罷了』她苦笑了一下說完後卻又痛哭失聲。

『瑜文……..對不起』阿隆將這個曾迷惘在性跟愛之間的女子緊緊地抱在懷裡,心裡充滿的卻是無限的後悔。

『曉眉是個好女孩,別辜負了她』瑜文在送他出門時丟給了他最後一句話。

*** *** *** *** *** ***

桃色的口紅印在發燙的臉頰上,他的手掌已經忍不住地在她的身上胸上搓摩著,她的手臂勾著他的頸子,熱情的洪流已慢慢將兩人淹沒,潔白的床單早已因激情而弄皺。

『一個男的跟一個女的相愛最後就會想做那種事嗎? 還是只是動物性的佔有? 』毓玲撥弄著散亂的頭髮,另一隻手摟著阿升的脖子。

『我沒說我想做那種事啊』阿升笑笑說。

『如果是一個你愛的人她願意跟你做呢? 』她俏皮的表情的確相當誘人。 她說完話,開始解開胸前的扣子…….。

她白晰的皮膚在昏黃的燈光下更顯細緻。

阿升盡量在控制自己的情緒,但他早已發覺身體下方的自然反應了。

『你別這樣……..我會控制不住的』阿升還是勉力地咧開嘴笑著說。 任何一個正常的男人,在一個自己心愛的女人赤裸相對時,如何去控制那來自心理和生理的熱情呢? 就像相吸的磁極一樣,如果是要硬把他們分開反而顯得很不自然。

『我也不逗你了,我還想保護我自己呢,如果我不在乎你,我盡可以像以前我跟那些男人一樣,隨隨便便了事就好了。 』平時臉上總是看不到不快樂表情的她,噙著眼淚抱住了阿升。

『我怕,我真的怕,怕你嫌棄我是個人家用過的舊貨……..』她幾乎要嚎啕大哭起來了。

『別怕……..我不會的』阿升撫著她黑亮的頭髮,她還是不斷地抽泣著

『女人的初夜究竟有什麼意義呢? 一道處女膜和染血的床單又代表了什麼呢? 那千古不移對道德的批判都在這裡找到了基準,實在有些愚蠢又些讓人傷感』阿升心裡想著。

『別哭了……..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對我跟對別人不一樣,那就夠了,走,我帶你出去兜兜風,衣服穿上吧!?』阿升都驚訝自己對女人什麼時候變得如此溫柔,他一邊擦著毓玲的眼淚一邊說。

『我想去我們第一次約會那個pub ,好不好?!』她紅通通的眼睛讓人好不心疼。

『好……..不過這次我開車!!』他拎起她的手揚高了聲音說。

*** *** *** *** *** ***

唱歌還是那個中年女子。 她的中氣十足,情歌婉約細膩的地方都被她唱了出來,四方桌上的白桌巾在小燭台的映照下讓人感覺溫溫的。

『我們第一次約會都在聊什麼啊? 』毓玲用有冰鎮的杯子貼著自己哭腫的眼睛。

『嗯……..好像你在講故事吧』阿升嗅了一下杯裡的酒。

『這次換你講了啦,快點我要聽啦』她嬌嗔的樣子還真是好看。

『好啦好啦……..哇!!糟了』阿升不小心把杯給碰倒了,酒 了一桌。服務生見狀連忙過來要換桌巾。

『不用了,我喜歡這樣,喂,你聞聞看是不是好香啊? 』阿升揚起他粗黑的眉毛說,說完後彎下身去嗅著桌巾。

『你神經喔,快說故事啦』她嘟起了嘴說。

『好好,對了先讓我點一下東西吃嘛,好餓』他摸著肚子說。

『先說啦』她拉了拉他的手。

『好啦好啦,喂! 我要點餐』他向侍者招了招手。 溫柔成熟的嗓音,此時又再度揚起,伴著搖曳的燭光和濃冽的酒香,緩緩輕輕地把男人跟女人的心就這麼不費力地捆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