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穿內褲的淫蕩女

夜晚是如此的寂寞,我倒在床上無法入眠,想起來上會網,一摸電燈開關,竟然停電了,哇靠。

一個月物業管理費收那麼多,還總停電,無語了,於是我穿好了衣服,準備出去上會網。我就是這樣一個典型的夜貓子,夜晚總是睡不著,有錢了就去迪吧沒錢了就上網。今夜,如此寒冷,後悔沒有穿多一點衣服出來了。

來到離我家不遠的網吧,我迅速的跑了進去,不敢在這裏寒冷的空氣裏停留,人很多,但還有位置。

我開了一台機器,正要上激情帝國情趣論壇的時候,突然之間感覺到一陣強烈的便意,於是急忙走向廁所。

哇靠,不會吧,只見廁所門口站了兩個老爺們,不時的在敲著門,我暈倒,還要排隊..。

我在門口等了一會,一直沒有人出來,那兩個老爺們罵罵咧咧的不住敲門,我一看還得等,可是此時腹中強烈的便意已經讓我緊緊的夾住雙腿了,我實在不能等下去了,只好出去解決了,於是我來到吧台,買了一包面巾紙,飛快的跑出網吧,向前跑著,不斷的四處環顧著,終於發現了一處隱蔽的地方,那是道路旁邊的一簇長得還算密的小樹,我飛快的鑽了進去,急忙蹲了下來。

哇...好舒服...我一邊哼著歌,一邊想著今夜我上網該玩什麼。這個時候,突然傳來了一陣腳步聲,我心想:哇靠,不會是環境保護大隊來抓我了吧?

只見前方一對男女很親蜜的依偎在一起,男的西裝筆挺 女的穿了一件很長的裙子。那個男的摸著女郎屁股,不時發出聲音:「你知不知道我想死你了。」

那女郎用一種讓人聽起來感覺很酥麻的聲音說道:「好壞啊,不要在這裏嘛,去你家啊」

「我沒帶鑰匙啊,小浪貨,今天我可要好好的爽一把了。」

「討厭啊,不要這麼叫我嘛,哎,你別摸那啊,好癢噢,嗯...啊」

只見那男人已經用手把女郎的裙子撩了一起,盡管夜很黑,但我也是從輪廓上看清了那女郎沒有穿內褲,那渾圓巨大的臀部,在我眼前左右扭動,我的肉棒頓時豎了起來,一點便意都沒有了,我只是情不自禁的用眼睛向他們那處盯著。

男人仿佛忍耐了好久一樣,顧不得地上的肮髒和天氣的寒冷,把女郎推倒在地,扒去她上身的一件黑色外套,撕去裏面的乳罩,一對巨大的椒乳被他捏在手,擠壓出各種的形狀,還不時的用舌頭在女郎的胸前舔著。

「嗯..你個壞蛋...你不要這樣嘛...快放開我....一會該被人看見了...啊...。」

「小騷貨,上次沒玩夠你,這次可要好好的搞你了,看你一邊濕成這樣了。」

男人在女郎的裙子下面探索著。

「啊....不要再舔人家的奶子了...照顧一下那裏嘛...噢...壞死了...還舔..。」

女郎仿佛比男人更急不可耐。

男人放開了女郎的雙乳,將頭從她的裙子下面伸了進去,埋在了她的胯下,裙簾蓋住了他的上半身,女郎兩手胯下男人的頭部,浪叫著:「啊...好爽啊...你的舌頭都鑽進人家的小逼裏面去啦...嗯...嗯...噢...哎呀...不要咬我的陰毛啊...好疼噢...嗯...大壞蛋...。」

我在一旁看的已是欲火焚身,恨不得沖上去,把那男的踢到在地,壓在那女郎扭動不已的淫穢軀體上面。

女郎大聲的淫叫著,男人在她的裙子底下動作仿佛十分劇烈,不一會他收回了頭與女郎激情的熱吻起來,女郎「嗯..嗯..」的哼著,兩只手把男人的褲子脫下,男人的褲衩上已經頂起了一個巨大的棒子。

女郎扯掉男人褲衩,兩只腿纏住他的腰,便將自己那騷穴送上。

「....嗯...嗯...噢...大力點...使勁嘛....啊...。」

在男人快速的抽動下,女郎急速的淫叫著,簡直比A片還A片。

男人快速的喘息,每一次撞擊都換來女郎高聲的淫叫。

在一聲亢長的吟聲裏,男人軟綿綿的趴在了地上。

「喂...你怎麼了...是不是不行了....不會吧....這才不到兩分鐘啊...快起來啊..。」

男人卻如同一個散了架子的木偶一樣,只是不停的喘息,不一會才說道:「小騷貨,我不行了,最近我的腎有些毛病,得去看大夫啊。」

女郎好像很生氣的轉了一下頭,然後才問:「在去哪裏啊?」

男人說:「我可能公司還有些事情,你先找個地方呆會吧...」說著,給女郎甩出去了幾張票子,就急忙穿好衣褲,頭也不回的走了。



女郎深深的歎了一口氣,仿佛充滿著對沒有得到高潮的不滿。便緩緩的穿好衣服,準備向外走去。

就在這時,道旁一輛卡車駛過,那昏黃的車燈照進樹叢,增添了幾絲光明,我正好看見了女郎的正臉,我驚訝的說道:「不是周玉婷嘛。」

可能是因為太驚訝了,因為在這種場合下看到了六七年沒見面的中學同學,我的聲音有些大了。

女郎向我這邊看來,「啊...你...你是誰...怎麼在這裏啊..。」

我拿紙抹了一下後面,急忙提起褲子站起來,走到她面前。「江雲....怎麼是你啊....我....。」

周玉婷的仿佛特別的尷尬,我急忙把剛才自己怎麼來到這又怎麼看到剛才一幕的告訴給她。

「....你....我...。」

周玉婷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我連忙說道:「沒事的啊,我不會跟別人說的,你沒地方去吧?走上會網去,再好好聊聊吧。」

周玉婷支支吾吾的點了點頭,隨著我來到了網吧,我替她開了台機器。問了她的激情帝國情趣論壇,便上起網來。

她好像到沒什麼心思上網,不時的向我看,仿佛要找個機會說明她的事。我看她也不好意思開口,就在激情帝國情趣論壇上給她發了句:「不要緊的,我們是小學同學嘛,我不會把這件事情告訴給別人的。」

她感受到了我替她解除了尷尬的局面,連忙回複道:「那是我丈夫,他就有那個癖好,你不要瞎想啊。」

我回道:「當然不會了,一看就知道你倆是夫妻關系,要不然怎麼會這麼隨意呢,呵呵~」

她也回道:「呵呵~」順便朝我這裏看了一眼,我用眼睛的餘光能看見她仿佛尷尬的笑了笑。接下來的時間我們便有一句沒一句的聊了起來。

周玉婷是我們中學的班長,人長得很漂亮,身材也挺棒,所以當時有不少人追她,由於她自持資本高,所以很高傲,對誰都是半冷不熱的,今天竟然讓我看到了她如此淫蕩的一面,哈哈,我要再不利用這個機會,那可就真可惜了。

與她又聊了一小時多,知道了她中學畢業後,因為不愛念高中,再加上突如其來的父母離婚,使她承受了極大的壓力感,她便去給一位酒店的財務長做助理,後來與他發生了美好的愛情。看著她充滿悲傷和浪漫色彩的語言,我心想:「什麼鬼愛情,不就是為了點錢被人包了嘛,我靠,真是個騷貨,被包就被包了,性欲還這麼旺盛,不被人操真是可惜了。」

時間慢慢的過去了,我看了看表,午夜3點40分了,我轉頭望向她那裏,只見她隨意的瀏覽網站。

看起來極其無聊的樣子,我便在激情帝國情趣論壇上給她打了一個色情網站過去,告訴她這是好東西,能接觸無聊和空虛的,便向她那邊望了過去,只見她點開了我給的網址,頓時屏幕上充滿了色情的畫面,她急忙關上網站,在激情帝國情趣論壇裏向我發來一句:「你拿我當什麼人了?再這樣我生氣了啊。」

靠...還和我裝清純,我只好在激情帝國情趣論壇裏回複道:「對不起啊,這裏很好看的,其實女孩看看沒事的啊,不看就關了吧,我睡會覺啊,太睏了。」

然後我立刻裝起睡覺的樣子來了。大約趴了能有十幾分鐘,我向她那側緩緩的抬頭,只見她正在一臉興奮的看著屏幕上的黃色網站,兩條雙腿緊緊的夾在一起,不停的摩擦著。

她那一臉悶騷的樣子,讓我的雞吧高高撐起褲子,我仿佛已經能看到她那兩片濕潤的蜜唇正往外擠著一股股的淫水,淌滿了雙腿,我又想起了,兩小時前她被那男人搞的淫蕩無邊的神色,我不禁想馬上把雞吧插進她的騷穴裏面去。

突然之間,我發現她正扭過頭來,我馬上迅速的閉上雙眼,當我再掙開雙眼的時候,只見她已經向門外走去,我連忙追了出去,「周玉婷啊,你要幹嘛去啊。」

周玉婷彷彿嚇了一跳:「哦...沒什麼事啦....你睡覺吧....我太睏了...想找個地方睡一會..。」

我立刻說道:「去哪睡啊?這麼晚了旅社都關門了,你去我家吧。」

周玉婷急忙說道:「那不行...被我丈夫知道了那就完了...。」

媽的,這個騷娘們這時還跟我玩這個,不就是怕我壞了你名聲嘛,媽的

我只好說:「我是為了你好啊,這樣吧,我把你送到我家,然後我去隔壁朋友家睡,你看怎麼樣?我真是為了你好啊,相信我吧。」

周玉婷看了我幾眼,沒有說話,過了一會,她說:「那...那好吧...我相信你一次了..。」

這娘們,整這樣像第一次去男人家一樣,都在我面被搞成那樣了,還跟我裝像,真是太愛面子了。

我連忙帶周玉婷回到了我家。

「你就在這住吧,明天十點我來叫你。」

「真的謝謝你了江雲,剛才那事,你不要誤會,確實是我丈夫就喜歡那樣」說著說著,她竟然還臉紅了。

我靠,真是一個極品淫娃。我出了門,在樓梯口坐了半小時,想著周玉婷那扭動的臀部,高聳的雙乳,頓時控制不住心中的激動之心了,悄悄的打開門,連轉動鑰匙的時候都是輕輕的。

屋內傳來一片漆黑,在周玉婷的那個房間,也就是我的臥室,傳來了一陣騷媚入骨的聲音:

「嗯..噢...啊...。」這個騷貨,一定是忍受住不了,自己手淫起來了,真是個淫娃,會不會弄濕我的床單啊.....。

我悄悄的走到門口,聽著裏面傳來的一陣陣淫叫,我扭動著門把手,猛的推開了我,打開了燈。

只見周玉婷一臉驚恐的望著我,連裙子都沒有脫,她的雙腿大叉,撐起裙子,左手擠壓著胸前那對雪白的巨乳,右手拿著我牆上的羽毛球拍的把手,在她那淫水遍布的的騷穴裏插著,淫水一滴滴的落在了我的床單上,在她那雪白的臀部下彙成了一片圓形的濕跡

「江...江雲....你要幹什麼...。」

我此時憋了很久的欲火已經控制不住了,我急忙撲了上去,叫道:「周玉婷,你知道不知道,我以前就很喜歡你啊,現在你這麼淫蕩的在我面前兩次,我要再不上你,那我可真不是爺們啦。」

說著我的嘴貼住了周玉婷的濕潤的雙唇,用舌頭探索她那滑膩的舌尖。她起初劇烈的反抗著,漸漸的變成了半迎半就,她也慢慢的回應我。我含住了她那濕潤的小舌頭,拼命的吸取她嘴內香甜的浸液。我兩只手抓住了她那對巨大的雙乳,大力的搓揉著。

不時的用指甲輕輕的刮著她那玫瑰色的乳頭,我含住了她的乳頭,像吃奶的孩子一樣使勁的吮吸著。

「啊.....江雲.....別......噢.....給.....給我....嘛...。」

我抬起頭,她此時淫蕩的神情,以前只在我的夢裏浮現。於是我把她抱起來,掏出我那腫漲的大雞吧

「周玉婷啊,你真是個騷貨啊...來給我好好舔舔...我一定會讓你很爽的...快點」

周玉婷很熟練的把我的大雞吧含入嘴中,前後吞吐著,舌尖在我的龜頭上打著轉,不時的用嘴吸著。

強烈的快感湧遍我的全身,我用雞吧在她的嘴裏前前後後的抽插著。

「唔......唔......嗯......。」

我伸出腳,在周玉婷濕淋淋的騷穴口旋轉著,那黏糊糊的感覺,使我將腳往裏面插進去了一些,這讓周玉婷又發出一陣淫叫。

那黏黏的淫水順著周玉婷的騷穴流在我的腳尖上,我拔出我那沾滿了周玉婷口水的大雞吧,龜頭上那閃亮亮的光澤,在燈光的照耀下,顯得更加的淫穢。

我對著周玉婷說道:「小騷貨....你被多少個男人搞過了。」

「江雲....不....江雲哥哥....別問了好嗎?....快點給我吧.....嗯....。」

「不行,你必須告訴我..你要不說,好,我不但不給你我的大雞吧,還會告訴以前的幾個中學同學你這個騷貨幹的事,呵呵~~」

「啊....江雲哥哥....那樣....做嘛.....我說就是了....。」

「快說你這個騷貨....你被多少個男的操過...。」

「40多個了。」

「啊?不少啊...看來沒少勾引男人啊。」說著..我把手伸進周玉婷的裙子裏面,在她那騷穴口處揉捏著那兩片肥厚的蜜唇。周玉婷夾著雙腿,弓著身子,那對巨大的奶子,在我眼前不時的晃動。「嗯....噢....哥哥....快操我吧....別弄我那裏了....好難受啊...。」「你個騷逼,這麼喜歡男人的大雞吧啊?說啊,你和剛才那個男的是什麼關系?」

「我....他....他是我老總嘛.....為了掙錢....沒有辦法啊....噢....哥哥插我嘛...。」

周玉婷此時的淫賤神情裏面透著無限的渴望。我將手指插入了周玉婷的騷穴裏,更多的淫水湧了出來,我在她的騷穴裏面翻攪著。

「啊....哥哥....別玩我了....快插我啊....嗯....噢....。」

「你個騷逼,你知道你現在穿著裙子的樣子有多淫蕩嗎?哪個男人看見你都會想插你的破逼的。」

「嗯....噢....那哥...啊....快插...插...我嘛....噢...。」

我看著周玉婷那騷穴口的陰毛被淫水沾的濕淋淋的,兩片蜜唇也在我手指的攻擊下,快速的震動著。

一種強烈的渴望讓我抽出手,蹲下身子,把頭深深的埋在周玉婷那騷穴上,用舌頭在周玉婷的騷穴裏快速的挑撥著,淫水頓時沾滿了我的雙唇和鼻子,周玉婷興奮的夾緊的雙腿,那大腿內側的柔軟皮膚讓我的頭部感到一陣酥麻,周玉婷的淫水好多,被我吃進嘴裏也不少,黏濕濕的液體在我的口腔裏滾動著,我用牙齒輕咬著周玉婷那兩片肥厚的蜜唇。

「啊....好哥哥....別舔了....舔的妹妹....好難過啊...噢....快給我啊...。」

我使勁的把舌頭往裏面鑽,手也繞到她那兩團柔軟的臀峰上面,用手指在她的菊花蕾裏緩緩的插著。

「哥哥.....啊...別玩妹妹的屁眼啊....好酸噢....快插我嘛...。」

在周玉婷激烈的淫叫聲中,我抬起頭,扳開周玉婷的肥嫩的雙腿,將我那龜頭已經通紅的大雞吧頂在了周玉婷騷穴口,一句貫入。

「啊...哥哥....你真好....使勁插我嘛....噢....。」

我大力的抽插著她的騷穴,兩只手也不嫌著,去擠壓她那對雪白的大奶子。

「啊.....嗯....哥哥....插爆妹妹....的....小騷逼吧....噢...。」

我每一次撞擊往她的騷穴深處頂著。「嗯...哥哥....再快一點嘛....噢...好爽啊....。」

我在周玉婷的淫叫聲中,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每一次我的撞擊,都換來周玉婷一聲尖銳的淫叫,在我的快速抽動下,周玉婷的淫叫聲已經變得模糊不清了。我用手將周玉婷的大奶子一起向中間擠壓,稍微用力的拉扯她那鼓漲的奶頭。

「嗯...噢...嗯...哥...哦...哥....插...插..我...嗯..。」

最後我又抽插了近100次,知道快要射了,於是連忙拔出雞吧,插入周玉婷那濕潤飽滿的雙唇,在幾次抽動下,將我滾燙的精液射滿了周玉婷的嘴裏,我乳白色精液從她的口總溢了出來,流在了她的奶子上,周玉婷仿佛很滿足的歎了一口氣,趴在了我的胸前。

事後記:我沒有把這些事情告訴給我的中學同學,我們再以後的日子裏接連的做愛過很多次。後來她離開了,曾經有一次在一家很大洗浴中心門口看見過她,然後就不知所蹤了,懷念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