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在公車上

很多人在月台上等車,現在是九點多,一個身材蠻高挑的女人也在看公車站牌,看樣子她對這條路線不熟。

我的心跳忽然加速。

她並不是長得很漂亮,但是她的瓜子臉露出的氣質很迷人。僅是從背後打量就很想抱她。合身的深藍色恤衫,用一條深色腰帶繫住及膝的側開叉裙,就是現在流行暴露大腿的那種八分窄裙,好像暗示別人要從她左腿摸進去一樣。

干!等一下就給你摸個爽!

過了兩班車,那女人都沒上車,這時開來一班往J市的公車,要上車的人不少,我看她快步趕向那公車,也跟著走向公車。已經有一個高中生貼在她身後上車,我奮力擠上,趁著大家要擠上車時越過男生伸手順著那女人的玉腿滑進裙擺來回摸了幾下先過過癮。

觸感很不錯!包裹上淺黑絲襪的感覺。

在我後面也有一個男生猴急著要上車,原來想觸摸這女人的還不少。

他拚命擠到女人面前轉身和她面對面壓向她,剛好這女人被他擠得倒向我,我也順勢用下體擠向她臀部,於是我們三個男生就用這女人的身體玩起三明治夾心的性騷擾遊戲。

我們都很大膽地擠擠壓這個女人,從女人的身體還可以傳回另外兩個男生用下體頂撞她的振動感。那女人大蓋有172公分高,有點像空中小姐的氣質,高中男生能玩到這種女人已經是很爽的事了。反正她也被擠得沒空位閃避,而她也只是一副無可奈何的表情,好像她可以幫年輕人解決無從發洩的性衝動一樣。

你娘咧!三個男生的老二頂著你給你享受,還裝出一副不得已的賤樣。

不過我緊緊貼住她又擠迫她豐臀的感覺也真夠爽!老二押下去還會彈回來,證明她屁股的彈性不錯。

我把臉埋入她髮絲叢中聞著細細髮香,一手摸著她的屁股,正想撩起裙擺摸進去時,竟碰到另一隻手,原來在右邊有一個男生忍不住也想來分一杯羹。

現在共有四個男生在玩她的身體,媽的!你也很爽嘛!

我和右邊的男生各探進她的裙內撫摸她臀部和大腿,有時我還揉揉她屁股、捏捏摸摸,左邊的男生不知什麼時候握著書包的手壓在她乳房上晃動,為了不落人後,我也騰出左手從後攔腰抱她,由於那男生的手握著壓住她的左奶子,我只能從下緣上撈她的乳房,雖然她的乳房不大,但也挺柔軟的。

面對她的男生發現那女人已經願意讓我們摸她的奶子了,她也不甘示弱摸向她另一隻乳房。我看那個男生的動作幅度很大,看樣子他是不停地揉擠那女人的奶子。

這時女人的呼吸有點急促,心想她大概也有點性衝動了。

想著想著,原來我在她臀部摸捏的手就滑向她大腿根處,隔著絲襪竟然摸出她私處有陣陣濕氣冒出來。

讓我來疼疼你喔!

我來回滑動手指在她私處愛撫起來,想讓這女人的淫水給摸出來。

我們四個男生就這樣拚命吃她豆腐,希望能在這陌生女人身上舒解性慾,四個男生夾緊她一個女的,前後左邊都有老二擠迫她的下半身,右側男生的手只是拚命摩蹭女人的大腿和屁股。

我除了硬挺的老二擠壓她的一片臀部,左手還環抱她的細腰輕揉乳房,另一手來回撫摸她陰戶。

她也只是微喘著氣,任我們吃豆腐、摸她的身體。那誘人的表情好像在說︰『來吧!飢渴的大男生,別客氣!用我柔軟的身體來滿足你們的性慾,盡情吃我豆腐吧!』

就這樣,四個不要臉的男生夾住她尷尬的女體在車廂裡搖來晃去地掘取性快感……

二十分鐘後,到了J站,下車的人多,要下車的乘客擠過我們中間,那女人竟趁機會躲開我們,左邊男生還想頂她大腿,女人就閃向右邊用眼角看那男生,我也伸手把住她右臀,她又甩開我的手倒向左邊低頭看臀部後面,就這樣閃躲了幾下,想避開我們的侵襲,可是我們正在爽快中怎麼能讓她這只獵物逃跑呢?

別想逃!時間,我們竟也生出默契,色膽包天地從前後左三個方向一齊撲向那女人,右邊男生色膽小,只是靠在一旁偷窺。

那年輕女人仰頸皺起眉頭,好像在械鬥中被三支刀刺入身體的表情,輕啟朱唇擠出「哦…哦……」的氣音。

這時左邊男生神情緊張地往女人左腿壓過去,抖了幾下,大概是射精了,然後就匆匆下車去。只剩我和對面男生夾住這年輕女人當三明治。

我怕車上人少了,不能在眾目睽睽下捉弄這女人,於是便趕緊掏出自己的老二,拉起她的裙擺遮掩,把硬梆梆的老二挺入女人的臀溝摩擦她有絲襪保護的溫暖柔濕下體、抱住她好像在幹這陌生女人一樣。

乖乖地不要動啊!讓我射精爽一爽!

那女人竟然挾緊腿根不想讓我抽送,這樣反而讓我更爽、更刺激,我緊緊環住她腰身前後摩擦挺送,我還吸吮她的粉嫩頸子,對面的男生也拚命挺動下體頂女人的小腹,他還不停地揉女人的趐胸,好像都快到最後階段了。



那年輕女人被我們擠壓得哼出聲來,想閃也閃不開。她使力要掙脫我們的攻擊,就在她腰身的扭動下,那個男生終於喘噓噓地顫慄著,我也在她絲襪的下著處發射出我的色慾,洩得她私處一片黏糊。

在我射精時,那女人忽然靜止不再扭動,定定地望向車窗外,好像知道生米已煮成熟飯,再掙脫也沒意義了,只有我的老二興奮地躲在被她狹緊的熾熱根處脈動著。

我相信我有一些精液是噴到她的襯裙,因為我跟著她下車後還走到她面前瞧了她一眼,發現她被我蹂躪過的混尼綿裙前方有一小塊看似黏稠的污漬。

她只是不屑地瞪我一眼。

一星期後,我看見她穿著空姐的制服,推著行李坐上航空公司的通勤小巴。

原來被我欺負的是個空中小姐,下次再好好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