淪為美麗的小母狗

作者︰SASA

淪為美麗的小母狗(一)

Sasa這個月剛學會上網,一個月來,到處有事沒是就拚命找色情網頁瀏覽,反正Sasa已經一個多月沒工作了,在家裡閒著也是閒著,自己一個人在外面住,也沒人會念我,倒是每天看這些東西,看的頭昏眼花,大白天的都要自慰好幾次,也沒力氣出門找事做了。

還好Sasa懂得利用自己美麗的FACE和身體,多交幾個男朋友,偶爾讓這個玩玩那個插插的,倒也不愁沒錢花,只要別不小心交到那種喜歡綁著人的,一來找Sasa總要把Sasa嬌小的身體一圈又一圈的五花大綁,吊起來干,爽過了之後也不幫Sasa打開,就這樣把Sasa吊著留在Sasa房裡。

還好Sasa早被玩習慣了,也還好隔天那個男友再來玩我的時候,帶了幾個朋友來,一群男人七手八腳的搓揉Sasa白晰的身體,插弄著Sasa身體上的每個洞,好不容易等他們噴的Sasa一頭一臉都是精液,每個都累了以後,有個好心的男孩把Sasa的繩子,頸環,手銬通通解開,還幫SASA洗了澡,帶Sasa出去吃飯,否則Sassa光是餓就餓死了,不過到現在那個男友還是常纏著Sasa,換門鎖也沒用,他總有辦法堵到我,沒法了。

他手上還有一堆Sasa被綁著干的照片,連陰部的特寫都被拍了去,Sasa能怎麼辦呢?反正就像他說的,Sasa是天生的性玩具,據他說,像Sasa這樣只有155公分高的嬌小女孩,讓他幹起來最過癮,加上Sasa骨頭細,體重只有39公斤,皮膚白的像羊奶凝成的一樣,他總是說︰每次把你綁起來,兩腿大大的往外扯,看你那雙大眼睛眨ㄚ眨的,一對粉紅色的奶頭高高翹起,紅色的大陰唇像在流口水一樣流著淫汁,我還沒插你就快射出來了……

這點Sasa倒也同意,反正Sasa天生的不孕症,也沒想過要結婚,男人愛怎麼幹我插我,就讓他們玩吧!Sasa也樂的舒服,各位或許會很好奇?Sasa為甚麼會這麼淫蕩呢?

這一陣子,我會說一些我在性愛方面的遭遇,就從我15歲說起,各位或許就能明白了吧!

Sasa現在還在念夜二專,文筆差,寫的故事會很真實,但可能粗俗一點,各位可別罵我呦!!

那時,Sasa還在念國三,Sasa因為是放牛班,整天就是跟著一堆男男女女同學到處混,到處玩,當時我有個死對頭°°佳祺,是別班女生的「帶頭仔」,當時的Sasa在同齡的女生之中,已經算性經驗很豐富了,算是班花,很吃香的,每天都有一大堆男生圍繞在Sasa身邊,引的佳祺很不爽,一見到我總會說︰

「小母狗,這麼愛給人干啊!給我小心一點,當心我把你綁在廁所,讓全校男生都輪流來干死你……操……」

Sasa當時也有人男生罩著,當然也很不爽,回去就告訴我其中一個男朋友,呵!還記得當時是在男朋友ㄚ賢房間裡,ㄚ賢那支約有17公分長的大陰莖正插在Sasa粉紅色的嫩穴裡,一對椒乳一上一下的晃ㄚ晃的,Sasa邊淫叫著邊說︰

「啊!啊……ㄚ賢……啊……那個佳祺……啊……臭屁的要死……啊……小力點啦……好爽……啊……還說要把你老婆我……啊……啊……綁在廁所讓人干呢……啊……別插那麼進去啦。干到子宮了……會痛……啊……你幫我…找人修理她……啊……好不好……啊……爽死了……」

ㄚ賢兩手一手一隻抓著我的兩條白嫩玉腿,越來越用力的往兩邊扯開,一邊盯著他的陰莖把我的陰唇快速捲進捲出的情景,一邊喘息的說︰

「好啦!!明天我去找人修理她……」

話還沒說完,ㄚ賢猛的一挺刺到了最裡面,放下手來用力把我的一雙椒乳捏的漲紅,隨即開始顫抖,Sasa馬上感覺到一陣又一陣熱熱的精液,潑在Sasa子宮的深處,Sasa起身把ㄚ賢的大肉棒一寸一寸的舔乾淨,擦乾淨延著大腿流下來的精液,問阿賢︰

「老公,想到了沒有ㄚ?」

ㄚ賢黝黑的臉上起一臉詭異的笑容,告訴我說︰「我出去一下,你別走,回來我再告訴你方法……」

說完穿了衣服就出門了,Sasa也穿了衣服,就坐在房間裡等,不一會兒,我聽到客廳開門的聲音,不知道是ㄚ賢還是他的家人回來了,又過了一會,客廳竟然傳來了女人的呻吟聲,Sasa好奇的打開房門一看,眼前的情景著實的讓Sasa嚇了一大跳。

ㄚ賢背對著我,褲子褪到了膝蓋處,屁股一前一後快速的挺動著,隨著他的節奏,ㄚ賢肩膀上兩條女人白晰的腿,也跟著無力的甩ㄚ甩的,Sasa喊了出來︰「ㄚ賢,你在幹嘛ㄚ?」

ㄚ賢停也沒停他的動作,只是也喊了一聲︰「快過來看ㄚ!」Sasa衝過去一看,天ㄚ!是佳祺,上衣連胸罩都被ㄚ賢撩到了脖子上,粉紅色的小內褲內側被ㄚ賢扯向一邊,露出的肉穴裡插著ㄚ賢的大陰莖,佳祺這時也看到我了,欲仙欲死的表情忽然像觸了電一樣嚇了一大跳,可是ㄚ賢抽插的動作又大又快,佳祺只說了個「你……」就「啊……啊……啊……」不停的呻吟,我也嚇了一跳,腦袋空空的,想不出佳祺怎會被ㄚ賢給奸成這樣,

直到ㄚ賢把陰莖從佳祺的嫩穴裡拔出來,繞到我的身後,隨手扯掉了我剛隨便穿上的襯衫和內褲,我才反應過來,喊了一聲︰「怎麼回事ㄚ?ㄚ賢,你做甚麼?」ㄚ賢手上拿著童軍繩,理也沒理我,表情忽然變的有點凶,嚇的我不敢再吭聲,無力的讓他把光溜溜的我抱到還在閉著眼睛喘息的佳祺旁邊,先把我的手綁起來,然後把佳祺的身體抱起來掉頭,翻過來壓在我的身上,佳祺的腳變成了跪在我的頭部兩側,然後ㄚ賢把我的兩隻手軸分別和佳祺的兩隻小腿,用童軍繩繞了好幾圈綁在一起,然後一樣的把上面佳祺的手軸也和我的小腿綁在一起,佳祺的陰戶和我一樣都是淺淺的肉粉紅色的,濕淋淋的都快碰到我的鼻尖了,直到佳祺扭了一下雪白的大屁股,整個陰戶往我的嘴貼了下來,我才喊了一聲︰

「ㄚ賢,你到底在做甚麼ㄚ……」

***************************

剛上網,寫的不好,不知道各位愛不愛看我這些經驗,自己寫自己都會濕一大片,真受不了!呵!

***************************

淪為美麗的小母狗(二)

ㄚ賢把我和佳祺用69的姿勢綁好後,那根深咖啡色的大陰莖,似乎更挺更大了,上面敷著剛才幹佳祺沾上的淫液,閃閃發亮的,185公分高的ㄚ賢站在那裡,岔著腰邪笑,光溜溜結實的黝黑身體,因為汗水而有著淡淡的光澤,Sasa被綁著躺在沙發上,從下面這個角度望過去,ㄚ賢的大陰莖忽然變的看起來像似怪獸一般,上面還有兩條分岔的紫色脈博突起怒張震動,Sasa馬上感覺到,嫩穴裡熱熱的液體又流了下來……

「臭婊子,你在興奮甚麼ㄚ?」

佳祺這時也回過神來,對著我罵,還朝我的嫩穴吐了一口口水︰「操!臭婊子,你的汁都流到大腿上了,說,你是怎麼搞上ㄚ賢的??」



我還沒回話,ㄚ賢便笑著對佳祺說︰「Sasa早在這個暑假就被我插翻了啦!而且她不像你,她怎麼幹都不會懷孕,人家是天生生下來被男人玩的,你還要吃事後避孕藥呢,真是麻煩,雖然你們兩個都很騷,又都長的白,長的漂亮,不過我還是覺得,干Sasa的時候比較爽……」

這時我才明白,原來ㄚ賢一直腳踏兩條船,跟佳祺原來也有一手。

我聽了這些話,有點高興,ㄚ賢還是比較喜歡我的,可是也蠻生氣,ㄚ賢竟然瞞著我跟我的死對頭有一腿,於是我對ㄚ賢吼了出來︰「你到底要幹嘛啦?我不理你了,放開我,我要回家……」

ㄚ賢聞言半蹲了下來,隨手拿起桌上的膠水瓶,往我還在孱孱流著淫水的嫩穴,插了進去,一前一後的慢慢抽動,Sasa本來想忍住的,高潮卻一陣陣的襲來,想到佳祺的兩隻大眼睛離Sasa的嫩穴不過幾公分的距離,正盯著膠水瓶把Sasa的嫩肉捲進捲出的情景,Sasa早已不自覺的「嗯……嗯……」低聲呻吟著,不爭氣的熱液也更加的流的整個屁股都黏黏濕濕的,佳祺不知道是不是受不了眼前這種刺激,淫汁忽然從兩片微開著的大陰唇中冒了出來,延著陰毛往下流,不斷的滴在我的鼻尖及嘴唇上,兩具嬌小雪白的肉體,就這樣一上一下的各自顫抖呻吟著……

「其實ㄚ,你們兩個都是我的老婆,幹嘛整天要打來打去的呢?尤其是Sasa你也別生氣,你跟我們籃球隊裡的ㄚ堂跟凱翔都幹過了,你以為我不知道ㄚ?我們還常一起聊到你被插爆的騷樣呢!聽ㄚ堂說有一次他練完球在游泳池那裡遇到你,看你剛上完游泳課,穿著泳裝全身紅通通的,喘著在岸邊休息,就躲到更衣室向你招了招手,你跟了進去,他二話不說,就把你拖到最後一間,撥開你泳裝內側,衣服也沒脫就往露出來的蜜穴裡插了進去,是不是ㄚ?哈哈哈……他還說ㄚ,你真是騷透了,剛開始還說不要,一插進去以後就啊……啊……啊……不停的叫,還主動翻過身體跪在地上,搖著屁股要他繼續呢,害的他插沒幾下就射在你裡面了。哈哈……還有呢……」

我聽著ㄚ賢數落著我那些淫蕩史,感覺著嫩穴裡抽動的膠水瓶,和不斷從深處四周源源泌出熱燙的液體,已經讓接二連三的小高潮,衝擊的呆呆的說不出任何話來,只想著有陰莖快來插我,和被男人揉扯著身上每一寸肌膚的淫靡情景,尤其是男孩一邊深深的抽插著我,一邊抓著我的頭髮,要我張開眼看著陰莖在我嫩穴裡,進進出出,發出「噗茲噗茲」的水聲,小腹部被插的一下突起,一下平陷的樣子,想到這裡。我又高潮了……

也聽不清楚ㄚ賢到底還說了些甚麼,我和佳祺這時都已經變的有點狂亂,佳祺不停的把濕透的大屁股往我臉上磨來磨去,我也被那支膠水瓶插弄的意亂情迷,伸出小小的舌頭,用力的舔的佳祺的陰唇,和那顆突起的小豆豆,佳祺的淫水浸的我連眼睛都快睜不開了。

ㄚ賢這時放開手,把膠水瓶留在我蜜穴裡,繞到我的頭上,近距離一看,兩顆睪丸和那支本來就算大的肉棒,忽然好像變成巨大無比的黑色怪獸,「噗」的一聲就狠狠的盡根沒入佳祺的嫩穴,佳祺馬上「啊……」的叫了好大一聲,瘋了一樣的握著插在我蜜穴裡的膠水瓶,一下接一下的往裡面捅,搞的Sasa和她一樣春叫連連,近距離看著ㄚ賢的黑色怪獸把佳祺的嫩肉捲進捲出,看著著ㄚ賢的睪丸不斷的「啪啪啪」撞擊在佳祺的嫩穴上。

Sasa這時已經再也想不起甚麼叫羞恥心了,只知道把嘴湊過去舔著ㄚ賢抽出時,閃閃發亮的陰莖,和被淫汁浸濕的睪丸,從阿賢屁股傳來,悶悶的腥臭味,這時也好像變成了催情藥,越聞Sasa的淫水就越流越多,已經記不起那時Sasa神智不清的喊了些甚麼,大概就是好好吃這類的話吧……

ㄚ賢見我和佳祺這樣瘋狂的表現,似乎特別興奮,一副很驚訝的表情,盯著兩條顫抖的嬌小身體,呼呼的喘著氣,接著便放慢了抽插的速度,拿起電話……

Sasa這時已經被兩次大的高潮沖昏了頭,嘴裡含弄著ㄚ賢的睪丸,依稀只聽見ㄚ賢拿著電話說︰「甚麼聲音?」

你們過來看看就知道啦……待續朋友們常說Sasa人是長的很美,可是怎麼看,都像賣檳榔的小妹,為甚麼呢?難道是我把一頭長卷髮洩成棕紅色的關係嘛?Sasa還是想不通!呵……